Loading Content...

六成醫護 九成病人

九萬幾蚊人工嘅尊貴議員,同你一齊爭公立醫院床位,公平咩?

最近,民建聯尊貴的陳恒鑌議員接受媒體訪問,說自己寧願去公立醫院也不去私家醫院。因為私家醫院每日計費,價錢高昂,公立醫院則相對廉宜得多。他又說到,雖然公立醫院的資源不足,但醫護人員相當專業,更大讚醫生十分細心。誠然,陳議員是一位很懂得為自己打算的人。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醫護人員的專業水平公認是世界級的:根據《香港黃金五十》第四份研究報告,香港人的平均預期壽命乃世界最長,嬰兒夭折率亦是全球最低之一、癌症存活及器官移植存活率亦居全球前列。可惜的是,香港高質素的醫護人員,卻遇上三流的醫療管理制度。眾所周知,香港公立醫院無論床位、人手、資源均嚴重不足;公立醫院的醫生需要ONCALL 36小時、病人輪候時間長,非緊急病症排期的話,基本要幾年才有機會做手術。

既然床位、人手、資源嚴重不足,直接的做法,當然是從增加資源著手。然而政府雖每年增加資源,公共衞生開支由2013年的390億增至今年的490億,可是問題卻未見改善。由此可見,問題不只在資源缺乏,而是在投入的資源並沒有帶來效益。我們來看看香港醫療系統現存的兩大問題:

1. 人手分配不均:香港公營醫療系統聘用本地約六成的醫護人員,但他們需要照顧近九成病人;私營醫療系統僱用餘下的四成醫護人員,卻只需照顧約一成市民。而且,公營醫院醫護人士轉職私人市場後,不僅收入上升、工作量相對減少、工作環境也較好,人手自自然然由公營系統流向私營。

2. 收費有距離:私家醫院及私人執業醫生的收費高於公營醫療機構。舉例,私家醫院普通房一般收費為約為750-900元,而公立醫院每日只需100元。這還只是在不需要做手術的情況下做對比,如果不幸需要做手術的話,住上一兩天私家醫院,基本消費動輒數萬。在兩者的質素也有一定保證的情況下,知慳識儉的消費者 (例如尊貴的陳議員),當然會選擇價格比較相宜的公營醫療機構,致使本港公私營醫療系統失衡。病人們在有選擇的情況下,都紛紛湧至公立醫院。

病人不斷湧至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卻不斷轉往私家醫院,造成了現在六成醫護人員照顧近九成病人的超負荷狀態。若果不改善醫療制度,即使投放更多的資源,這趨勢都只會無休止的繼續。要舒緩公營醫療系統的壓力,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除了減少濫用的情況外,就是分流。從政策層面鼓勵那九成病人中有經濟能力、負擔得起私家醫院費用的人選擇私家醫院。誠然,在處理某些病人上公立醫院是有更好的經驗和配套,但綜合來說,香港私營醫療系統服務水平亦相當不錯,在輪候時間上更有絕對優勢。說到底,只要肯多花少許金錢使用私家醫院的服務,就不用讓自己的病母捱足三年腳痛才排得到隊醫治膝蓋退化,可以當一名孝子。

人都是自利(self-interested)的,這是人性,沒有對錯。可是作為議員,職責所在,理應想人民所想,思考如何有效分配資源,而不是只著眼於自己個人的選擇。當然我們對聲稱為民請命、愛民如子 (如果你相信的話) 的尊貴議員會有比較高的道德期望。可是,妄想用道德責任去勸籲「用心聆聽」的尊貴議員以身作則,選擇私立醫院,減輕公營醫療系統負擔的話,絕對是天方夜譚…

從現實的層面看,要實際做到分流,我們需要使用軟硬兼施的方法:以制度讓高收入人士選擇私營醫療系統;再以稅務優惠或津貼的形式補貼作誘因,使高收入人士轉為使用私營醫療系統。

兩者如何並行?我們不妨看看澳洲的例子:為了作出醫療分流,減輕公營醫院壓力,澳洲在稅制上設計了一樣名叫Medicare Levy Surcharge(MLS) 的醫療保險徵費。澳洲政府向年薪AUD$90,000以上,或家庭收入每年AUD$180,000以上的人士,依照收入水平徵收1%至1.5%的徵費。而所得的徵費主要會被用作公營醫療系統的融資。徵費與收稅有何分別?分別在於如果有購買私人保險的話,可以通過保險公司付保費時直接從保費扣除已付的徵費;或者在遞交報稅表時,把已付的保費填上作為退稅額。至2006年6月,澳洲約有43%的人參加各種私人醫療保險。

對於已經為自己安排保險的高收入人士,徵費並沒有加重其負擔,反而讓他們節省了金錢。而對於有能力負擔私人保險卻沒有為自己做好理財準備的高收入人士,保險徵費對他們來說,其實是一種私人保險的稅務優惠,而私人醫保亦給他們提供一個誘因,讓他們選擇私人醫院的服務。因為,錢反正已付,為什麼不選擇節省時間不用排隊的私人醫院?當他們有誘因使用私家醫院,就能達到分流的效果,從而減少公營醫院的壓力。

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保險業於過往數十年已建立了完善穩定的體系,很多金融產品都比其他國家優勝。而且去年立法會通過成立獨立保監局,進一步加強了對保險業的監管。香港人對保險都已經有一定的認識,推動保險徵費的確有其實際的可行性。可是過去幾年香港保險業過度側重於中國市場,可以預見的是,當中國經濟泡沫爆破,保險業將會面對一輪嚴峻的考驗。保險徵費除了可以幫助分流,減低公營醫院的壓力外,亦可創造商機,讓香港保險業將焦點轉回本土。

公平可以是equality,千篇一律, 或是equity,按需分配。資源,需要被公平分配才最有效。最有效的分配資源當然是由自己做起,我們的尊貴議員,又有沒有想過一起去幫助社會公平分配呢?還是僅僅為自已荷包節省金錢而沾沾自喜呢?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