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共同父母責任 需要教育並行

政府現正就是否推行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報告書》(報告書)中建議的擬議法例進行公眾諮詢。為期四個月的公眾諮詢截至三月二十五日完結。政府在公佈諮詢文件的同時,亦就法改會報告書中提出的共七十二項建議逐項作出回應,當中絕大部份獲接納並在相關文件中作出申述。

鑑於以往公眾諮詢期間所收集得的意見頗為分歧,是次諮詢的重點在於了解現階段是否應以立法方式推行「共同父母責任模式」,同時亦希望大眾能就立法詳情和實施安排上所會預見的問題作出討論,以便法例上有關婚姻和管養權的理念能夠維持一致。

諮詢文件及相關理念簡述

香港近年的離婚人數大幅上升,社會有迫切需要關注如何能夠保障離婚個案中受影響子女的福利和權利。故此,法改會希望透過立法訂明「共同父母責任模式」,宣揚以子女的最佳利益為大理念,以取代現時父母對子女享有的「權利及權能」、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等觀念。

簡而言之,是次諮詢文件當中最重要的就是提出社會是否應該改變以往子女管養及探視是離婚父母的個人權利這觀念,以強調父母雙方對子女的「持續責任」作考慮。待正式立法後,儘管父母離婚,雙方仍有責任共同參與關於子女的重大決定,例如教育、醫療健康及國籍轉換等,直至子女成年。

在開始公眾諮詢時,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也表示「會透過與非政府機構合作,落實適當的支援措施。而社會福利署(社署)會繼續進行有關「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推廣和公眾教育工作。因應法律專業界別及一些非政府福利機構的建議,社署會推出子女探視服務先導計劃。政府會不時檢討落實「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支援措施及所需資源。」而「夫妻緣不再 親子情永在」網站就是社會福利署就「共享親職」概念所作的其中一項宣傳教育運動。

條例草案訂立後的綜合影響

除了上文提及關於重新界定父母與子女在法律上的關係及社會可能需要準備親職上的轉變外,條例草案初稿還存在關於子女權利、父母責任及法例修改等方面的影響。

子女方面,立法後父母雙方需制定一份法定要求的考慮因素清單,以協助法院在將來處理何為子女最佳利益等的法律程序時作出適當裁斷,而會被列入考慮因素清單的將會是一些會影響子女前途及健康等的重大決定。

父母方面,以往的「管養令」及「探視令」將被「子女安排令」(「子女安排令」為涵蓋和規管子女在何時與何人同住、相處或接觸的安排)取代,關於子女權利的爭議上隱含勝負意味的用語亦會被除去。而離婚後與子女同住的父或母可就子女的日常生活事宜作獨立決定,但在作出影響子女的重大決定前,則要先通知另一方或獲得另一方的同意。而第三方(如祖父母)向法院提出申請關乎子女的命令的權利限制亦會被移除。

最後,為免子女成為父母雙方之間的磨心,就關乎子女自主的意見表達方面,會考慮提供機制,以方便他們直接向法院表達意見。

「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操作困難

現時擁有對子女管養權的一方可就所有關乎子女福利的重大決定徵詢有探視權一方的意見,但仍擁有最終決定權;另一方如有異議,需申請由法院裁決。而諮詢文件參考外國經驗後提出的「共同父母責任模式」是一個良好願望。父母對子女有持續管養的責任,有意義的親子聯繫不應因父母離異而終止,並期望父母雙方能夠為子女的最佳利益互相合作。

然而,如果訂立共同父母責任後,操作上無疑存在困難。假如雙方都能參與對子女的最佳利益安排的決策過程,究竟哪方的決定才是最符合子女的最佳利益端看大家的觀點與角度。屆時是否會更容易興訴訟呢?

而且,近年法院對「獨有管養令」的詮釋亦已有所改變,即使在「獨有管養令」下,法院在現行法律架構下也可進一步發展和推廣「共同父母責任模式」概念,不必修改法例。除非預計離婚父母不能在子女教育等事宜上衷誠合作,則可發出更多共同管養令。因此,按現時的法例,雙方都可以共同負起父母責任,而法院也能根據不同的家庭情況發出不同的「管養令」,包括「獨有管養令」、「共同管養令」或「分權令」,讓父母承擔責任,做法較有彈性;責任誰屬也較「共同父母責任模式」容易理解。

「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缺點

除了操作上的困難外,推行「共同父母責任模式」也有本質上的缺陷。假若在未有完善配套服務的情況下推出「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改革,可能會使離異父母在處理追討贍養費、探視子女、住屋安排及法律援助等問題時關係更顯緊張。

新模式不適用於所有父母

立法不等於能夠改變父母的固有思維。若夫妻相處良好,根本不用離婚。他們的爭執或源自子女的問題;且雙方之間可能缺乏互信,在此情況下仍期望他們能達成共識,存在困難。遇有不負責任的一方,甚至刻意留給對方虛假聯絡方法,以致無法就子女的重要決定進行溝通。故此,新模式並不一定適合所有離婚家庭,需有機制兼顧特殊情況。對於濫用藥物者、有精神健康問題的父母和對於曾疏忽照顧兒童的父母,「共同父母責任模式」未必適用。

制度易被濫用

對於刻意抗拒合作的離婚夫妻,「共同父母責任模式」則可被存心製造麻煩的父母濫用,騷擾負責照顧子女的另一方,容易因此延誤與子女福利有關的決定,雙方對立的衝突和訴訟亦可能增加。假設母親在照顧孩子上有困難,社工需為孩子安排住宿服務。一旦父親不同意,又不願一起商量,社工便無法安排,或需交由法院仲裁爭議,徒增訴訟費用、時間和精神負擔。

延續家庭暴力

對於不願合作的離婚父母,「共同父母責任模式」可能會造成彼此間更大的矛盾與傷害。如果一位母親因面對丈夫的家庭暴力而離婚,在「共同父母責任模式」之下,因其前夫(即施虐者)對孩子仍有責任,法院的判決會強制要求她繼續與孩子的父親聯繫,二人因孩子的事仍須一直接觸、討論,以致受虐者在離婚後仍須被迫面對施虐者,甚至以兒童為磨心,利用子女去傷害前配偶,如此則更會影響兒童的心理和成長,最終可能為家庭帶來嚴重困擾甚或導致倫常慘案。

兒童無所適從

擬議法例建議父母共同撫養子女,因此父母有權安排子女在雙方家中居住,即子女可能會安排一星期內與父母在不同住處生活。惟此做法將會嚴重影響子女的生活起居,可能有違「以維持子女熟悉和穩定的生活環境」這法例原則。兒童需要不斷適應兩個居所生活的異同,變相形成不穩定的生活經驗。

制度建議及教育宣傳

「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概念雖然值得認同,但不能單單依靠法律改革。這個概念必須透過持續不斷的公眾教育,讓更多社會人士明白有關概念,再配合適當的輔導服務,以幫助離異家庭走出傷痛的陰霾,平和理性地為孩子的福利作規劃。 因此,政府在推行「共同父母責任模式」的同時,應該提供一系列的配套服務及政策上的支援,加強婚前、婚後、離婚前和離婚後的輔導工作,幫助遇到婚姻困難的人士克服困難。

如果政府增加離婚夫婦輔導中心及其子女的支援,則每人都可在結婚前對自己、對方以及婚姻更加了解,長遠有望減少因性格不合等而離婚的個案。但現在政府並未強制每對情侶接受婚前輔導,亦未有增撥資源提供足夠的婚姻及家庭輔導。當離婚時,雙方所面對的情緒壓力、感情傷害、對子女權利的爭奪等,確實需要及早疏導。

再進一步,可以考慮社聯提議設立的「親職協調支援中心」,聘請專職人員為離異家庭提供一系列支援服務,包括親職協調輔導、資訊講座、治療及互助小組、公眾教育、專業培訓等,以緩解離異父母有關親職事宜上的糾紛,並協助他們能更有效地參與和延續管養子女的親職責任,以使他們即使離異仍能持開放態度為子女的最佳利益作溝通。

現時法庭將大部份的子女管養權都判給母親,但行政上並未有提供支援。管養一方往往因為得不到贍養費及要經常聯絡前配偶而煩惱。故此,應有一政府部門(例如設立婚姻支援處)去集中處理行政安排,包括追討贍養費、探視子女及住處安排等。那麼,法庭頒布子女管養權的同時,就可直接將個案轉介政府部門統一跟進,減輕雙方的心理壓力。至於公屋住戶,考慮到其中一方需於離異後的短期內遷出,該部門也應與社會福利署、房屋署或民間社福機構,以便儘快安排於政府中轉房屋或社福機構的院舍居住。

公眾教育方面,無論是子女本身的自主意願、對隱性家暴問題的了解及正視、對婚姻制度及子女權責的認識甚至個人的法律權利等,社會各界其實一直甚少主動認識並參與討論。除了如前文所述如改變以往子女權利屬於父母的觀念外,對以上會構成個人生活、家庭及社會影響的議題確實需要社會各界更多的參與。香港近年離婚個案不斷上升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大家應該改變離婚是個人及家庭問題的觀念,使社會能從政策及配套服務層面協助,令子女的個人成長不會受到父母離異影響。

最後,「共同父母責任模式」是西方國家多年來透過立法、社會共同參與討論及研究下制訂出來的生活模式,其與香港傳統社會「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分工存在落差。長遠而言,政府應加強性別平等方面的教育,令父母明白共同承擔照顧下一代的重要性;並在雙方締結婚姻之時就認識到家庭崗位不是某一方的責任而應該由大家共同承擔。社會各界亦須因應實際情況,在立法前作廣泛諮詢,立法後再作檢討,甚至研究撥款與大學或智庫,評估政策推行及公眾教育的成效,以完善輔導機制及改善支援工作,使之能與時並進,與香港本地需求接軌。

總結

法改會的立法建議原意是好,可令更多人認識「共同父母責任模式」對子女的保障。不過,除了「共同父母責任模式」本身在操作上具一定難度外,似乎並沒有考慮到離婚父母在日後共同商議子女重大決定時所會面對的摩擦,也沒有就性別平等及家庭崗位方面作充份公眾教育,在政策及社會支援都未能作相應配合下,單單確立「共同父母責任模式」似乎仍會衍生不少問題。

就個人、家庭及社會層面而言,政府及民間除了可就應否立法提供意見之外,亦可就這些層面可如何更有效幫助有需要的人作深入研究和探討。配合政府政策、民間社福機構的服務及支援,社會才能組成由政府、法律界、社福機構至民間組織的既專業又在地的社區網路,為真正有需要的人解決困難,同時使社會家庭模式與《兒童權利公約》中提及的理想管養模式看齊。

 

參考資料:

政府就改革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法律的擬議法例展開公眾諮詢的新聞稿
http://www.info.gov.hk/…/general/201511/25/P201511250583.htm

落實法律改革委員會《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報告書》

社會福利署「夫妻情不再 親子情永在」教育網站
http://www.swd.gov.hk/coparenting/

社聯「共同責任模式」助離異夫婦照顧子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wC2H3jowSU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對《子女管養及探視權:應否以立法形式推行「共同父母責任模式」諮詢文件》的回應
http://womencentre.org.hk/…/2012.04.30-HKFWC-Joint-PR-state…
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自強同學會回應有關《子女管養及探視權應否以立法形式推行「共同父母責任模式」》意見書
http://wad.ywca.org.hk/…/%E5%85%B1%E5%90%8C%E7%88%B6%E6%AF%…

 

政策倡議,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