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創意文化產業的可能性

曾幾何時,對葵青區的印象不再只是葵青劇院、葵涌廣場、青馬大橋,而是那一座座的XX工業大廈/XXXX工業中心。隨著香港工業的式微,許多工廠已經倒閉,或者遷移至低成本的國家/地區。反之,卻吸引許多藝術工作者進駐,紛紛建立不同類型的工作室。但是,隨著政府大力推動「活化工廈」政策,帶來的蝴蝶效應就是業主的「合理」加租,以獲取更大的利益。工廈的租金逐年上升,逼使這些有志於長遠發展的藝術工作者一再卻步,難以跨越眼前的障礙。

藝術工作者面對最大的難題往往是昂貴的租金。在得不到政府資助的情況下,藝術工作者最初自力更生,以低廉的租金租用工廈,發展固定的網絡,建立出特別的文化生態圈,吸引了普羅大眾。除了從意義上改變了工廈的用途,亦改變了大眾的生活模式。這種以工廈作為文化事業聚腳地的模式,支持了本地的藝術及文化創作。以葵青區為例,戲劇、舞團、Band房、咖啡室,以及不同媒介的獨立工作室(工藝、陶瓷、設計)分佈在林立的工廈裡。這些獨立工作室築起了一幅完整的文化地圖,讓我們可以在伙炭藝術工作室、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及ADC藝術空間等固定的場所外,有更多的選擇。

我們羨慕台灣濃厚的藝文氣息,妒忌南韓政府對文化產業的支持,面對香港政府一再推動的創意文化產業,卻苦無完善或完整的政策。也許我們要求的只是政府支持卻不干預的態度,容許更多的可能性。

黃俊傑
青衣社區主任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