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創新科技政策倡議

前言

創新科技是社會科技發展的代名詞。如果社會在創新科技方面有長足發展,確實能解決不少社會問題;而一個社會在創新科技上有所突破,無論是政策的扶持還是科技教育的提倡都需要各界配合。現時香港投放於創新科技的金額佔人均生產總值 (GDP) 比率遠遠比世界先進國家平均水平為低;而即使政府成立了創科局,創科局至今仍未有具體政策文件,淪為政策大白象

我們相信,科技是改善人們生活的可行方法。就像香港企業 Aftership一樣,它是個軟件即服務(Software as a Service)公司,在 2014 年獲得美國三藩市 IDG Ventures 注資,透過促進物流業發展改善市民日常生活。不過,這個曾經香港的輝煌歷史已經不再;鄰近地區,包括南韓臺灣及新加坡等的科技發展已開始拋離香港。故此,香港的創新科技發展已經不能再等待。我們認為,要令科技水平重拾昔日光輝,香港需要從以下方面進行改革,包括:重整創新產業鍊及改變創科機構定位。另外,我們亦有具體政策倡議,包括推動初創眾籌及改革創科生活基金等。

重整創科產業鍊

一個行業的產業鍊,主要是指其上中下三游的如何配合,從研發、商品化到銷售等過程的宏觀管理。但以往香港的創新科技經驗告訴我們,香港方面的研發即使有突破,往往很難進入商品化階段;不能進入商品化階段,就意味產業鏈不能持續,長遠對香港科技發展造成影響。因此,我們建議政府應重整本地創新科技的產業鏈,並以面向世界為目標。而要重整創新科技產業鏈,需要從創科環境銷售渠道及本地人材著手。

  • 營造有利創科環境
    • 現時政府雖然有不少給予中小企申請的資金資助,但行政程序太多申請的手續繁複審批時間亦頗長,企業難以等到資金入帳才進行擴展,變相對初創企業造成巨大財政壓力,遏制其發展。我們認為,政府應儘快為初創企業提供相應的稅務優惠,幫助他們渡過發展初期的難關。
    • 香港現時的商業環境太過金融及地產主導,產業亦偏向單元;我們認為,政府應早作準備,儘快成立創新科技發展的專家小組,針對將來香港的科技產業定位進行研究,以改變以往的市場模式,以人為本,發展一套適用於香港的創新科技模式。
  • 加強拓展銷售渠道
    • 現時香港貿易發展局對外的宣傳,主要集中在針對香港品牌及產品等的宣傳。我們認為,政府應與香港業界配合,加強向外地宣傳香港的創新科技。長遠而言,香港亦應該爭取主辦更多與創新科技相關的展覽及會議,令更多海外人士認識香港的創新科技。
  • 培養本地創科人才
    • 現時即使大學有工程電子計算及物理系等學士課程,但畢業生投身創新科技行業比例甚低,而即使有如工商管理畢業生的創業理想,但往往只局限在一些傳統服務性行業。故此,我們認為,要長遠培養本地創科人才,需要從小學教育開始。政府去年推出的"推動*STEM教育"諮詢是個正確方向;但因為現時的中小學教師普遍都不具備教授STEM教育的能力,我們倡議政府增加投放於 STEM 教育的教學資源,加強在職教師的培訓,令他們能夠作育英才。
    • 以大數據業為例,由於未來本地將會有更多大型級數的數據中心落成,資訊科技業界早已有搶人才的情況。數據中心專業人員協會表示近年入行人數少,每年約90名畢業生遠遠未能解決人手緊張問題。因此,在人才培訓方面,我們要求政府增撥資源開設更多雲運算及數據中心行業相關的文憑課程,鼓勵年青人投身,為業界發展提供足夠的本土人才。

STEM 是代表科學 (Science) 、科技 (Technology) 、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ematics)各英文譯寫的首字母縮略詞。推動 STEM 教育是配合全球的教育趨勢,以裝備學生應對社會及全球因急速的經濟、科學及科技發展所帶來的轉變和挑戰。

改變現有創科機構定位

政府於去年成立了創新及科技局,但迄今為止,一份政策文件也沒有,究竟其政策方向如何呢?小市民不禁會認為這只是個政治酬庸」,是另一個大白象。我們認為,在創科局未有清晰定位之下,很多政策上工作分工都可能會與現有機構重疊;而且,最重要的是,創新及科技局需要確立其定位,其工作才能夠協助香港及業界繼續發展創新科技。

  • 檢討與其他創科相關機構定位及合作,聯絡及統籌主導
    • 現時在創科領域上,有科學園,數碼港及創科局,將來甚至有農業園,這些機構相互之間的資源會否重疊呢?而他們之間的分工又應該如何呢?
    • 現時科學園主要負責聯絡及統籌工作,我們認為,創科局應該儘快與科學園配合,釋放科學園的職能,使其能專注發展科學技術。
  • 研究及協助解決法律問題
    • 近年香港政府及社會對 Uber 這個新興行業」的定位十分關注,它們的香港的的士行業帶來衝擊,但亦對本地共享經濟發展帶來契機。我們認為,創科局工作應包括及早研究新興產業、商品、服務及金融衍生工具等的發展,促進它們在本地的發展,同時協助企業處理可能出現的法律問題,必要時可建議政府採取行政手段適當放寬有關規定。
  • 帶頭試用科技新產品
    • 現時企業遊說政府部門使用其產品時,不少政府部門卻要求有其他政府部門使用過的「用家經驗」,但如果沒有第一個政府部門嘗試又怎會有這些「用家經驗」呢,因此,我們建議創科局帶頭使用一些科技新產品
  • 設立關鍵績效指標(KPI)
    • 如前文所述,創科局至今仍未有政策文件,根本難以衡量其工作進度。因此,我們要求創科局盡快提出並設立關鍵績效指標,為其工作訂立方向,亦方便立法會及審計署跟進其工作情況。這些關鍵績效指標應包括提高本地科研資源投放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例,增加海外初創企業來港設立業務的數目及提高初創企業營業額佔本地生產的比例等。

具體政策倡議

  • 推動初創眾籌
    • 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以及政府近年積極推動創新科技企業來港,香港政府需改變過去幾年對初創眾籌的消極態度,建立一套完善的初創眾籌制度,吸引創新科技企業在本港籌集資金及設立公司。
    • 我們認為現行的法例對初創眾籌沒有明確的規管,而傳統的金融條例亦令初創眾籌平台的設立門檻訂得太高。政府應盡快與業界研究,在區別初創眾籌及保護眾籌投資者的前提下,加快草擬新法例,完善初創眾籌規管;例如發牌監管眾籌平台、豁免初創眾籌遵守公開發售股份的招股章程制度的要求及訂立投資者的風險承擔限制如限制投資金額等。
    • 政府亦可考慮向眾籌平台或以眾籌成立的公司提供稅務或商業登記費的減免,以鼓勵世界各地的初創在香港進行眾籌及發展,從而推動香港的科技創新及人才培訓和就業。
  • 改革創科生活基金
    • 現任香港政府二零一六年施政報告入面提及預留五億元,成立「創科生活基金」,資助應用創新意念和科技以改善市民日常生活的項目。基金接受非政府組織、公共服務機構或企業的申請,有關機構須具體提出改善市民日常生活的計劃。每個合資格項目可獲最高500萬港元或項目開支的90%資助上限。政府成立基金的出發點確實是要改善市民生活,唯政府在施政報告裏並未有透露基金細節,使基金撥款准則,資助審查制度及監管細節上存有不少令人質疑的地方。
    • 為了善用納稅人寶貴的公帑,我們要求政府就該項目清楚列明審批准則及監管制度上的細節,並簡化審批手續,令該五億元撥款用得其所。另外,我們亦要求政府研究並效法外國就新興產業發展放寬現行法例,加強香港創新產業的競爭力,為年輕人開拓上流機會的同時提升及改善市民日常生活的質素。

政策倡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