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區議會點解關你事系列 – 從深水埗社區重點項目說起

撰文:詹子翔 (青年新政成員)

區議會,作為政府於地區行政的中間人及代理人,其所控制的資源、權力都需要公開於鎂光燈下,由市民監察,否則只會淪為一個「離地」、不理解民心的機構,與其角色背道而馳。而最諷刺的是,來屆區議會將會取消委任議席,由全香港合資格選民一起選出,變相獲得更多民意授權,但其資源調度及意見收集竟乏人問津。

2013年特首於施政報告提出撥款共20億元,預留給每區區議會建設一至兩個社區重點項目,計劃隨後被揭發假民意諮詢及疑似利益衝突,既未能回應地區真正及切實需要,脫離民意,也反映保皇黨可以這種新式蛇齋餅糉方法繼續霸佔地區資源。

就以深水埗區議會為例,為回應特首提出的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已率先於同年2月8日成立深水埗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委員會,並由親中背景的偽中立人士兼深水埗區議會主席擔任委員會主席。據居民反映,委員會成立後,竟未就有關如何善用該公帑作詳細諮詢,甚至在沒有收過一份諮詢文件及問卷、沒有以區議會名義辦過地區居民諮詢會的情況下就希望霸王硬上弓地興建深水埗藝術中心。

其實早於同年1月21日,即特首發表施政報告後5日,深水埗區議會已經有第一次非正式會議,但與會者為何許人呢?區議會文件中並未提及,卻反而提出了要發展藝術文化墟的方案,並要求深水埗民政事務署與房屋署作初步接觸,後亦得到房屋署在原有的公屋興建計劃下作相應配合。

公屋?房屋署?原來,擬要興建藝術中心的選址是原已規劃興建公屋,即前石硤尾美荷樓附近的政府官地。本來要興建公屋解決基層居民住屋需求的計劃,變成興建藝術中心,按理必要經過區議會諮詢區內民意,但深水埗區內的一些街坊團體及組織一直未有收到有關諮詢,而親政府的石硤尾邨居民服務中心卻可在舉行送暖行動關注長者同時「收集長者支持興建藝術中心意見」,這又是何其荒謬呢?

據筆者走訪發現,部分長者根本不知道要發展藝術中心,有長者對筆者表示曾說「發展是有好處的,不論要興建甚麼都好。」就被保皇黨引申為「收集到長者支持興建藝術中心的意見」。此等偷換概念式的解讀就是他們一直在社區收集意見後詮釋的方式嗎?

及後在5月舉行的一場地區工作坊上,有居民追問主席郭振華沒有申報自己是提交建議書公司的董事,這當中又是否有利益衝突呢?假如這樣一個面積達一萬平方呎,擁有演出、排練場地,展覽廳及商舖的藝術中心,建成後交給地區團體管理又是否會造成利益輸送呢?

凡此種種,深水埗的居民皆深感不滿,他們唯有依靠公民力量,於5月16日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前號召「深水埗區內民間組織、居民、香港公民及大專學生一同以和平集會及公開記者招待會方式,圍堵石硤尾社會會堂,並在集會後分批到深水埗區內向居民派發我們文宣單張,揭示深水埗區議會的不公義,倡導居民更關心自己社區的發展。」(詳見香港獨立媒體網-反對「深水埗區社區重點項目計劃」 必須重新公開咨詢)

深水埗公民組織聯盟於同年6月初於區內進行第三次街頭宣傳及意見收集,收集到數以百計市民簽名反對方案,也收到超過100份居民對社區重點項目發展的意見書,當中包括興建街市、運動場、長者設施及托兒服務等建議來配合社區發展。

翻查議會紀錄,委員會秘書處於5月23日再次向區內人士及團體發信,邀請他們於6月11日或之前,就項目提交建議,供委員會參考。而事實上,秘書處於6月11日後,仍不斷收到意見書;截至7月3日,秘書處共收到37份意見書。有見及此,有議員提出延長諮詢期至9月30日,並於12月31日前由區議會大會定出最終方案。

據今年2月28日立法會工務小組文件指出,深水埗區的項目已更改為一個社會福利及社區建設項目,當中包括興建社區中心及會堂。民政事務總署署長亦建議把工程計劃提升為甲級,估計整項工程所需費用為5,110萬元。

民政事務總署網頁清楚列明,區議會的角色應該就影響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人的福利的事宜,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及有關的地方行政區的公帑的運用向政府提供意見。敢問諸君,深水埗區議會在此事上的工作表現合格嗎?作為一個地方行政區的諮詢機構,應該主動地諮詢居民就一些地區議題,地區發展方向等發表意見,而不是意圖閉門造車,更不是企圖騎劫民意去開展一些只有利於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工程。

大家應該知道,保皇黨已經全面控制全港十八區的區議會議席,就算有反對意見,在區議會表決的時候已經不能被反映的。如果簡單如一個深水埗社區的建設都要動員公民的力量去抗議,去做大量的文宣工作喚醒市民對事件關注的時候,究竟,我們偉大的區議會,我們親愛的代議士,他們是憑甚麼功績來賺取那每月的29,600元的薪酬呢?(編按:今年施政報告建議從明年1月開始增加區議員的酬金15%)

今年特首的施政報告提出要落實「地區問題地區解決,地區機遇地區掌握」的理念,指將於未來五個財政年度,每年再額外向社區參與計劃撥款2,080萬元,進一步加強支援區議會在地區上推廣藝術文化活動,區議員更可直接處理部分地區上的公共地方管理及環境衛生等問題,變相增加了區議員的政治權力。但諸君認為,那些保皇黨的尊貴議員,在擁有更多政治權力的同時,會好好履行他們的責任和政治承諾嗎?

區議會已經開始掌握比以前更多的資源,區議員也不再只是社區保母的角色,在區議會權力和財力日盛之際,你們還要吝嗇你們的監察權嗎?區議會的會議紀錄是公開的,它如何處理社區事務是每個公民的責任,請別忘記,區議會掌握的是納稅人的錢-你們的血汗錢!

參考文獻

鄭偉謙( 2013 )。〈反對「深水埗區社區重點項目計劃」 必須重新公開咨詢〉。擷取自網頁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550

Lok Yan Tsang (2013)。〈政政經經:一億元背後的私相授受〉。擷取自網頁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6605

梁佩珊 (2013)。〈區會亂洗一億 深水埗文藝中心疑利益輸送〉。擷取自網頁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000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