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千絲萬縷的足球政治(一):足球不是圓的

文:詹子翔 (青年新政成員)

球員從通道進場、舉行默哀儀式、奏起國歌、合照留影、握手、入球慶祝、交換球衣等足球傳統在綠茵場上是平常不過的。但是當大家以為足球是純粹的運動以上述形式表達的同時,可能就是大家忽略足球與政治關係的時候。今年兩場香港與中國足球隊的大戰就為足球是否被政治化一事提供了輿論及討論空間。當有老有少的本地球迷在紅海之下呈現不一樣的政治認同時,我們可以透過梳理香港足球與中國足球的發展歷史,明白當中的矛盾及利害關係。然而,香港人及香港球迷對「自己人」勝利的期盼及對球隊的支持卻彷彿越來越濃烈。

足球作為外交載體

與其他運動不同,一場足球比賽賽前卻會奏起參賽隊的國歌。而作為世界第一運動,足球亦無可避免地與外交扯上關係;能加入國際足協的都是政治實體,諸如波多黎各(屬美國)、法羅群島(屬丹麥)和大溪地(屬法國)等不屬於聯合國的一分子都可以加入。而香港更是亞洲足球聯盟的創會成員,首四任會長亦為香港人,在推動亞洲足球發展上香港確是不遺餘力。

但在港中大戰時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橫額此類行動並非香港球迷首創,波蘭國家隊和巴塞隆那的球迷都曾透過這類舉動去引起國際及宗主國的關注。1998年世界盃小組賽,美國與伊朗兩支敵對球隊相遇,但彼此都顯示對「我們只為足球而來」這口號的尊敬,賽場上亦相當友善,大大緩解雙方當時的緊張氣氛。故此,足球於國際舞台,從來都有舉足輕重的份量。

政治工具的誕生

而在上世紀的六十年代,當非洲民族解放運動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英國就在殖民地組織聯賽提倡團結;法國則明令禁止殖民地發展任何形式的聯賽以阻止他們融合。如此,政府利用足球維穩的目的顯而易見。

近年德國國家足球隊的表現不俗,但同時大家亦發覺,德國總理默克爾很多時都是國家隊比賽的座上客。由最初甚至不知道足球運動是多少人踢的,到2006年世界盃期間被傳媒拍下手舞足蹈的畫面都表示她就是想感染國民及世界她對足球的熱情,從而提高她的知名度及親和力。

或許讀者要知道的是,1954年西德在二戰後重返國際足球場,1990年東西德合拼後第一次以德國名義參加世界盃,2006年意大利國內足球聯賽賄賂醜聞纏身之時都順利奪得世界盃;不少人都質疑這不是巧合而是預謀。不同國家從爭逐主辦權到獲得冠軍的路上如何運用國際政治的力量並非一篇文章就能說清。

和平的使者

當然,足球同時亦有推動和平及反歧視等的動力。科特迪瓦的球星杜奧巴就扛起了充當和平使者的責任。2007年,杜奧巴與總統巴博會見時,就提出建議把下一場世界盃外圍賽安排在反政府軍佔領的城市布爾凱的請求。當時政府軍雖然和反政府軍簽下了停戰協議,但兩軍仍不時擦槍走火。杜奧巴率領一眾國家隊隊友到布爾凱並贈送反政府軍領袖索羅一雙繡有對方名字的球鞋;另外還有一句標語:Together for peace。其後,科特迪瓦因總統選舉起爭議而爆發內戰,內戰結束後杜奧巴也獲邀加入內戰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協助國家尋求長治久安的良方。

杜奧巴曾經說過「只有足球能讓科特迪瓦人忘記戰爭,我們必須獲勝,因為我們的人民需要它。」,證明在他心中,他希望能以自己在足球場上爭勝的決心來凝聚國民並化解紛爭,並相信國家和平可由足球出發。

足球和其他體育運動一樣,不只是強身健體的鍛鍊而是參與者之間互相較量分出勝負的活動。蹴鞠(類似足球的一項古代運動),其目的本身就用作軍事訓練用途。成王敗寇,對勝利的渴求本質上就已經為我者他者區分下了註腳,但更同時引起大家對自己身份認同上的思考。而從足球能介入外交、政治及和平層面來看,足球運動不斷將這些尖銳問題突顯出來,證明足球並非只是圓的。

千絲萬縷的足球政治系列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