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千絲萬縷的足球政治(二):本土足球主體的轉移

文:詹子翔 (青年新政成員)

一場足球比賽,當然比射一球十二碼精彩。十二碼入還是不入是從球證鳴笛一刻後數秒內發生的事。勝負外還有賽和、戰術運用及球員如何配合,一場九十分鐘的賽事呈現無限可能。香港足球發展也同樣豐富多元,從反殖民到香港人意識的確立,香港人與香港足球一起走過一段艱辛旅程,亦一起成長。

有人認為香港足球被過度政治化;事實上,在香港足球成長的過程中,來自政治界的力量一向都積極介入。由早期的以華人自居,到戰後的認同中華民國再到香港隊的正式誕生,不同勢力都以足球為載體參與香港政治。雖然我們的足球歷史上可能還未有一個像杜奧巴一樣能同時於政界及球壇呼風喚雨的人物,但我們不能否認香港足球與香港政治現況存在千絲萬縷的關係。

華洋矛盾

前文提到,英國在殖民地組織足球聯賽,用意為提倡團結,香港亦不例外。然而,這畢竟只是手段,發展初期只限外籍商人或軍人參與,華人並未能參與當中。香港歷史最悠久的足球會-香港足球會(1886年成立)是全亞洲最早成立的足球會之一,不但組織比賽,在香港足球總會成立前(1914年)更負責制訂比賽章則。

1884年,清法衝突時,港英政府未有理會香港華商的聯署反對,批准法國戰艦停泊香港作補給,導致大型騷亂及多人死傷。20年後,華人足球隊(南華足球隊前身)成立,旨在打破洋人在足球場上的壟斷局面。因此,直至二十世紀初,足球在本地尚未發展成普及的競賽運動,亦欠本土性;要去到屬於華人的足球隊成立後,他們才開始涉足足球比賽。

而隨著南華等多支華人足球隊正式加入聯賽角逐行列,加上當時在港華人普遍與民國政府及廣東省交流甚多,對洋人始終存有反殖情緒。當時政府對待華人的政策亦未盡公平,故此寄望在公平的足球比賽上決一高下的心理油然而生。1933年創辦的一年一度督憲盃,由協會華聯隊與足總西聯隊對壘就是為緩和華洋對立氣氛而設。

華人驕傲

二十年代時,來自歐洲的足球教練及球員將管理模式、技術及豐富經驗帶來香港後,香港足球發展相對比鄰近東南亞地區發展都好,在港華人組成的聯隊-華南隊更於1928年擊敗馬來亞華人聯隊(南洋隊),奪得第一個與香港以外地區合辦的埠際賽「和和盃」獎盃。

提到華人的足球歷史當然不得不提李惠堂,作為中國球王,李惠堂確實能文能武。除了馳聘沙場為中華民國拿下多次遠東運動會足球冠軍外,在許多公開演說場合之中,他都指出足球可以促進體育風氣,也認為當時華人體型是適合發展足球這項世界主流運動,並提出「足球即國球」的概念。

香港隊定位問題

戰後的香港足球則呈現多面向的發展。源於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分治,國際賽事上同時出現了中華民國代表隊與香港代表隊;但當時,香港人可以選擇代表中華民國隊還是香港隊。事實告訴我們,當時出色的球員大多選擇代表中華民國;香港隊則由技術上較次的球員組織而成。

不過,當時的香港足球界就曾出現左右之爭,親中華民國的球隊一度主導香港本地足球發展,亦以此聯繫東南亞的華僑及加強他們對中華民國的歸屬感,實際上是一種政治手段。但霍英東於六十年代後開始投資足球事業,傳統右派的勢力開始式微。其後港英政府也對中華民國徵召華將效力表不滿,甚至導致有華將拒絕為中華民國比賽的事件發生。1970年霍英東成為首位華人足總會長後,僅有的右派足球勢力自此消弭。

香港人香港隊

當越來越多的香港球員從小就已選擇加入香港青年軍加上1968年香港足球正式轉為職業化後,香港隊才正式成為香港人的代表隊。而及後以香港名義出外參賽並取得不俗成績的足球代表隊同時亦塑造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值得思考的是,1959年的亞洲盃外圍賽的生死戰上,香港以四比七輸給中華民國隊,當時很多人認為是刻意輸的;然而25年後的519之役,香港卻能作客擊敗中國,除了體育精神外,是否有其他原因呢?

曾經被譽為「亞洲足球王國」的香港,其本身的足球發展,具有對當時政局如華洋共處及兩岸對峙等客觀事實的反映。著有《足球王國:戰後初期的香港足球》的李峻嶸就曾指出,身份的認同其實可以很單純,一隊球隊有鬥心,成績值得尊重,自然能獲得更多人的認同。那麼當下香港足球隊在世界盃外圍賽戰績彪炳,又是否能提昇你對香港人身份的認同呢?

千絲萬縷的足球政治系列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