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在火場內

香港大學學生會孫曉嵐會長於最近一次電台訪問談及六四屠殺後,連日內在網上被諸位大名口誅筆伐,「人類敵人」、「不再對學生領袖客氣」、「法西斯」之聲不絕於耳。

八九民運、六四屠殺距今已過二十七個春秋。支聯會每年於維園舉行燭光晚會,彷彿已變成習俗一樣。然而,虛無的燭光與歌聲背後,支聯會的訴求竟是向殺人竊國獨裁政權跪求「平反」六四。六四屠城的惡行早已為世人共知,故中共如何將之定性根本不重要,更遑論以中國為思考本位、變相認同中共政權合法性的「平反」。再者,事情發生至今,支聯會每年於維園點起只有表面象徵意義的蠟燭,再以參與人數自我陶醉,鄰國人權未見寸進,香港更日漸淪喪。因此,孫會長所言燭光晚會這種模式「對我們這代並無意義」及「對事件無推進」,根本未見任何不妥。

“Insanity, is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北京六四屠殺,於香港史上必有其位置。除因其揭示了殘酷政權以子彈及坦克回應人民的猙獰面目外,亦對當時即將面對主權移交的香港人,作了民主意識的啟蒙。奈何後六四港人對前途的恐懼,在「民主回歸」的包裝下,被強行綑綁至「建設民主中國」的偽目標上,而未能轉化為使香港人創造自己未來的決心,終令香港落入今天如斯田地。

經過二十七個寒暑後,現在不是該撥亂反正的時候嗎?

站在廢墟中關注鄰居火場災情為人性表現;
站在火場裏卻去關注鄰居廢墟重建便是不分輕重。

諸位,若果你們仍然只願垂下頭跪著乞討「平反」的話,請自便。

我們還要背起六四給我們的教訓,抬起頭,邁步繼續向前走。

消息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