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安老服務政策倡議

現時香港安老服務在公私營平衡、院舍質素及長遠規劃上均有不足,我們的安老政策會針對其不足之處從政策層面著手改善,目標是使政策能以人為本,避免「福利市場化」,資源及配套也不應「錢跟人走」,而是按長者及護老者實際需要而設。

而且,無論從公共行政角度還是家庭角度看,政府都應先支援在家安老,所以資源應先加強分配給在家護老者及相關的社區支援服務;同時配合合資格而相對質素有保證的公營院舍提供住宿照顧服務,防止因過度「福利市場化」而犧牲安老服務的質素,令長者得不到其所需的照顧。

政策:1)完善公營配套,創建共融環境

政府一直提倡「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的原則,但事實上在政策層面並未有積極配合,甚至與原則南轅北轍。因此,我們認為政府在安老配套上應增撥資源在以下方面以真正貫徹「居家安老」的目標。

一)加強教育市民護老知識現時大部份護老者為長者的伴侶,政府應加強教育市民護老知識與日常生活技巧,同時宣傳居家安老的重要性。

二)增加供養父母及祖父母的免稅額,增加較有經濟能力的家庭照顧家中長者的誘因。

三)將低收入家庭護老者生活津貼列為常規化資助項目,並擴大其適用範圍,以減輕護老者照顧家中長者的經濟壓力,支援在職人士與低收入家庭更長遠地履行護老者的責任。

四)興建更多類似樂融軒的長幼共融屋苑,使長者能與親友及於自己熟悉的環境及社區安享晚年。

政策:2)訂立護理法例,加強院舍監管

現時院舍的質素較參差,之前亦出現過不少虐待長者的個案;翻查社署資料,每年虐待個案平均超過五百宗,當中近七成為身體虐待。因此,我們認為政府有需要加強監管院舍,及研究修改現行法例。

一)訂立《護理法》。現時雖有法例監管如身體虐待等的法例,但就護理方面卻只有指引而未有相關法例保障受護理者。而《安老院條例》及《安老院實務守則》等亦沒有關於虐待長者的刑責。因此,我們建議訂立《護理法》保障所有受護理人士,即包括長者、長期病患者、殘疾人士、精神病患者及《安老院條例》和《安老院實務守則》下的服務使用者;而法例的適用範圍應該涵蓋包括所有院舍、社區中心、日間護理中心等長者或受護理者獲取服務的地方。

二)加強巡查院舍,並在評核院舍當中加入院友意見,及早發現懷疑虐待及疏忽照顧個案,使長者能有尊嚴地生活。我們希望在新訂立的法例之中,政府能檢討其對虐待長者的罰則,如罰則對院舍持牌人及相關人士起不到阻嚇力則應該考慮加強刑罰,重犯及嚴重者亦應被吊銷牌照、禁止開設及經營院舍及護理相關行業。

政策:3)及早長遠規劃,減輕行政負擔

政府應及早為院舍設施及護理人員等作長遠規劃,即使安老事務委員會籌劃的「安老服務計劃方案」也沒有一個完整的政策藍圖。今年施政報告所述的「增加9000個安老服務名額」相信在人口急劇老化之下亦會於短期內滿額。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儘快研究長遠可行的安老計劃。

一)就長期護理服務展開全面諮詢現時「安老計劃服務方案」仍未進行「建立共識階段」,政府就已經推行,我們認為政府應在服務流程、準則、監察、各項指標及資助程序等方面尋求各持分者、業界及相關政府部門的共識,以防長者及護理者成為政府政策下的「白老鼠」。

二)在政府空置土地、物業、舊校址及工廈等地興建院舍。在安老及護理計劃進行公眾諮詢的同時,政府亦應儘快為其作準備,包括在土地供應、人才培訓方面著手,舒緩院舍、護理人員及家庭的壓力;具體措施方面,我們認為應在政府空置土地、物業、舊校址及工廈等地興建院舍。

三)加強對護理人員在護理知識、行為操守、人際溝通及壓力管理上的培訓,同時嚴格要求院舍遵照合適的照顧人手比例聘用員工,避免前線護理員因工作負荷過重而令長者得不到足夠的照顧,長遠減少虐待及疏忽照顧等情況。

四)於社福機構中重新設立活動工作員一職。現時長者服務前線社工往往需要向長者及家人解釋及推行政府不同的試驗計劃及處理當中的文書及行政工作,加上社福界因為政府一筆過撥款下衍生出來的爭相競逐不同資助撥款的風氣,剝削了社工與長者及其家庭共同處理長者長遠護理計劃的時間。所以政府應於社福機構中重新設立活動工作員(PW)一職,減輕各長者及前線社工的工作壓力並使其能專業地為長者謀求福祉。

五)取消一筆過撥款,以實報實銷方式資助提供長者服務的機構,使機構的財政更穩健,確保安老服務的質素。

政策:4)改變服務劵制度,加強社區護理服務

現時政府推行的院舍劵制度只會令更多在社區中未有得到足夠支援的長者退而求其次地被送進質素參差的私人院舍,根本與讓長者有尊嚴地過活及居家安老的目標背道而馳。而且,根據2015-2016年度《財政預算 – 社會福利署開支分析》報告,每個「改善買位計劃」的私營安老院舍宿位平均每月成本為$9,938,但去年政府施政報告中提出的於2015-2018三年內推出合共3000張「院舍劵」,每張劵價值則比私營安老院舍更高。在全港所有達到「改善買位計劃」甲一級標準的安老院舍皆可申請成為認可服務機構的情況下,政府其實在為這些私營院舍提供為爭奪「院舍劵」而推銷的誘因,造成福利市場化。因此,我們希望能改革現時的服務劵制度。

一)擱置院舍劵計劃。私營院舍的質素參差情況一直為人咎病,在發生一連串長者被虐待事件後,政府不應倉促推行院舍劵,理應先檢討法例及確保安老院舍的設施及質素達到標準後才研究推行。

二)加強社區照顧服務。另外,居家安老是眾多長者長久以來的心願,若能選擇,誰又會想離開自己熟悉的家而入住院舍。社區照顧服務正正能照顧長者及護老者於社區內生活、安老甚至終老的各項需要。我們認為政府應增撥資源在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隊、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隊的服務、增加送飯、陪診及上門護理等實質服務名額,以解決長者於家中各項生活及護理上的需要;同時增加日間護理中心的服務名額以支援在職護老者。這些措施均能實踐居家安老,長遠有效降低院舍服務開支及政府醫療開支。

政策倡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