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就2014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致公眾書

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審議於今天被調至議程最後,預計本屆會期內都不會再提出相關修訂。

政府不負責任已屬常態;理應於此事身為主導角色,卻從未有負上應有之責。結果,不論是遊說、公眾教育、以至制定新方案,均由關注團體,如鍵盤戰線、八十後浪等包辦。民間及議員由2011至今,曾先後提出七個不同的方案,以祈在版權人與用戶之間取得共識,卻未獲重視。然而,蘇錦樑依然只懂諉過於人,屢次於公開場合,將條例未獲通過的責任推卸予立法會議員以及民間團體,實為尸位素餐。一個本已欠缺民意授權、缺乏合法性的政府,仍然堅拒聆聽市民大眾聲音,凡事一意孤行、倒行逆施;只會不停重複「條例無問題」及「先通過後檢討」,巧言亂德,無視民間對於失去網上言論自由的擔憂,絕非負責任之做法。

青年新政於條例審議期間,就先後約見各大政黨以及官員,希望反映市民聲音。可惜,並非所有政黨都願意聆聽市民的意見。我們曾多次要求與工聯會見面,但從未獲得答覆,令人失望。青年新政亦出席了早前的四方會談,席間要求政府提出新方案,但遭蘇錦樑以未達成共識為由推搪;另外,我們亦曾以其他方法反映意見,例如和鍵盤戰線、八十後浪、學民思潮等到各政黨辦公室遞交《唔是懶人包》及《網絡廿三TSA》希望加強議員對條例的了解。

但當民間組織做的比政府都要多的時候,反倒是我們才像積極推動修訂的一方。

青年新政由始至終都與各民間團體一樣,只有三點要求;如若要求不被滿足,將要求撤回方案;三點要求分別是:

1. 於《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下清楚寫明「不誠實電腦罪」不適用於版權法;
2. 於所有新豁免下加入「豁免凌駕合約條款」令限制版權法豁免的合約條款無效,給予真正的民事豁免;及
3. 引入「開放式豁免」(「公平使用」或「衍生豁免」)令創作不受限於某幾種手法,既平衡版權人利益又能保障創作及表達自由。

我們絕對尊重知識產權;但不代表我們可以將此陷阱處處的惡法建構在網絡世代的鮮血上。如果將來政府在版權法問題上,再次罔顧條例對港人網絡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影響,我等定必頑抗到底,捍衛市民的言論與表達自由。

青年新政
2016年3月4日

消息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