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LGBT_2016_web_v2_頁面_1

平等權利政策倡議

 

在香港,LGBTI人士一直受到不同程度的差別待遇,甚至歧視。平等機會委員會就性傾向、性別認同、雙性人歧視的立法研究報告,亦有詳細提及性小眾在事業、教育、使用商品服務等各方面都受到嚴重的歧視,被社會孤立,心理上受到嚴重傷害,甚至患上精神病,繼而自殺。香港政府以往都曾被國際人權組織指出未有盡力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權利。近年社會上就同性婚姻及性傾向歧視立法均積極表達意見。

我們認為,在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權利時,應支持性傾向歧視立法及同性婚姻;同時,政府亦應該在行政措施及教育上配合。

《性傾向歧視條例》

平等機會委員會在「有關立法禁止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歧視的研究」中詳細提及 LGBTI 人士在就業、教育、使用商品服務等方面都受到嚴重的歧視。

我們的政策立場:支持就《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以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在教育、就業、消費及醫療等方面免於歧視,以保障基本人權。

同性婚姻

不少全球已發展國家均已就同性婚姻作不同形式的立法及安排,在香港,相關討論亦早於 10 年前已展開,惟社會各界仍未就此議題取得一個相對能處理各方訴求的共識。

我們的政策立場:

  • 倡議訂立民事伴侶條例,保障親屬權、相互繼承權、更性權、相互扶助義務、子女領養、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稅務寬減及社會福利申領等權利。
  • 建議修改相關法例,逐步接納民事結合及同性婚姻。
  • 在不修改現行香港法例第181章《婚姻條例》的情況下,倡議同性婚姻合法化,並爭取最終以立法方式推行。

行政措施

一,洗手間

為顧及LGBTI 人士的生理及社交需要,設立不同性別認同的洗手間。

我們的政策立場:為促進家庭及性別友善,建議公營機構及商場等設立中性或無性別洗手間,除了能使整體洗手間使用更具彈性及效率,亦能善用空間及資源,但應同時加強在LGBTI 議題上的公眾教育,避免造成標籤效應。

二,性別承認法及相關措施

現時跨性別人士及雙性人等在經醫生評估及觀察一年後才可獲得新性別的行街紙,完成手術後才能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但當中過程漫長,亦可能出現不少尷尬情況,例如洗手間的使用等。而且,男性重置為女性的手術,包括切除有關人士的陰莖及睾丸,和在該人體内建造陰道,而女性重置為男性的手術,則包括切除有關人士的子宮和卵巢,和在該人身上建造某種形式的陰莖。以上手術不單牽涉複雜的外科程序,亦意味進行手術的人士要面對永久性的絕育。不少跨性別人士的心理及身體狀況未必適合進行手術,甚至選擇不接受手術,而以荷爾蒙治療或透過外表裝束來改變性別身分。根據醫管局的數字,由 2008 年至 2012 年年底,本港只有 16 人接受變性手術。

而且,性別重置手術涉及絕育,當局硬性規定只有完成所有相關手術的人士才能符合變性及結婚資格,無疑要求有關人士進行絕育,這個做法有可能被視爲強逼及欺壓手段。事實上,國際組織如聯合國便曾表達關注,認爲要變性人士完成性別重置手術的要求並不人道,是違法及具羞辱性。多個國家,包括亞太區的一些國家,已廢除有關規定。在本港,有關要求亦可能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條例》,被視作非人道及羞辱的對待,以及侵犯個人私隱、家庭生活和免受歧視的權利。

我們的政策立場:

  • 參考英國的《性別承認法》,應容許曾進行性別重置手術者、跨性別人士及雙性人等在經醫務人員專業判斷後便能獲得變更出生紀錄上的性別申述權利。
  • 建議行政上可在此類人士的身份證明文件、護照上註明其同意搜身的紀律部隊人員性別,以免造成不安;惟必需同時加強前線人員的相關培訓,以防止對其造成心理傷害。
  • 配合性別認同教育,長遠而言,所有政府及公私營機構的表格在必須詢問申請者性別時,應指明為心理性別(主觀認同)而非生理性別(心理特徵)。

教育

不少香港市民仍然混淆個人生理及心理性別,以外在的性別特徵作為個人性別上的區分準則,而忽略個人的主觀性別認同,造成對LGBTI 人士的偏見及心理壓力。

我們的政策立場:

  • 建議繼續教育市民認識個人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的分別,並宣揚不同性別認同人士的平等權利,例如透過學校教育,制訂一套涵蓋不同性別、性別認同及性傾向等概念的教材。
  • 透過加強對前線人員及公職人員的培訓,減少執法上的差別對待。
  • 透過社區教育,使市民大眾更深入認識不同性別認同及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權利。

醫療

部份跨性別人士需定期注射荷爾蒙,但在獄中暫時未有相關藥物提供,容易造成生理上的不便。

我們的政策立場:政府有責任向在囚人士提供相關服務,因此建議政府調撥資源,以確保在囚人士的生理及心理健康。

政策倡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