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從性空間審視個人空間

昨日出席了港台節目錄影,探討香港人性空間的問題。2016年的數據顯示,香港人的生活指數因物價飆升,躋身全球第二;但其性生活質素全球最低,”Sex shortage”的情況似是有增無減[1],五年前的研究結果猶切合現狀。

節目以女性角度審視性空間為主題,故無法對問題根源有太多著墨。然而性空間只是其中一鑑,反映私人自由與公眾權利之間的角力。香港人不止缺乏性空間,更缺乏私隱空間;而當本應是私人地方的家也變成公眾地方時,我們應如何尋回屬於自己的一隅;當我們的權利與公眾利益相抵,應如何取得平衡。個人自由建基於公民的義務;而公民的義務,其一乃考慮公眾權益,兩者互不抵觸,方能避免產生衝突。比如保皇黨、親共組織經常掛於口邊、搬龍門式之「言論自由」,帶來的是予他人的誹謗、傷害,絕不能以個人自由為名推卸責任;政府強行收地、通過千瘡百孔的重建計劃,漠視當區附近居民的權益,甚至奪走其居住權,亦不能以公眾權益之名為所欲為。

誠如節目中其餘兩位嘉賓所言,家庭成員間要維持雙方的私人空間,在於溝通;然而此絕非要勸服港人繼續於夾縫中委曲求全。私人空間,不盡指物理上的空間,更指實際上能獨處、予自己時間,作一些自己愛好之事,在工時過長、要求速度的工作環境下,我們的私人空間少之又少。故要紓緩問題,不止要針對房屋政策,更要全面檢討現時之勞工、福利政策,以至教育方針。二十年不變的性教育指引固然要與時俱進,但伴之而來必須檢視的,是性教育、德育以至通識科所培養之思想訓練。如何尊重他人不同的性傾向、對跨性別的認識、以至人與人之間如何互相尊重私隱、私隱之於他人之重要,方為這些科目最重要的課題。

當公眾知情權凌駕個人私隱,伴隨落後的性教育和品德教育,我們失卻本來應有的空間之餘,更只能噤聲,如此惡性循環唯有教育政策方可將之瓦解。

[1] “Sex Shortage in Hong Kong Worries Researchers”, by TIME magazine, 2012
相關連結:goo.gl/d9kGdj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