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愛無心 親不見

文字之可貴,在於經過無數個世紀的沉澱和累積,最後奠定紮實的基礎。漢字亦然,其經歷了不同時期和階段的演變,最終成了現今通用的文字。

漢字之正體及簡體之分,始於中共竊國之後。自此香港成為少數使用正體字的地方,不論形音,皆沿襲自中古並演變而來;就算筆劃再繁多,我們也不棄之敝屣,因為這是我們自出生以來便習得的一種文字,也是香港的一部份。正體字在香港的普及性與其歷史發展有很大的關聯,沒有經歷大規模的簡體字推廣,保留了原有的規格,這同時體現了香港的獨特性。直至九七主權移交,正體和簡體字之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互相夾雜使用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但這並不代表可以取代正體字的地位。以簡體取代正體,這不是演化,而是侵蝕。現今許多關於古時文學、歷史等研究作品或期刊論文,均以簡體字印刷,每每見之,總不由得嘆息。你能夠想像在未來某一天,正體字在我們的生活中消失,變成歷史文物嗎?到了那個時候,才猛地醒悟自己當年應該保護這種屬於自己的文字,視之為無價寶,豈不可笑至極?價值並不是在歷史裡體現出來的,而是點點滴滴滲透在我們的生活中。

「要征服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取代它的語言和文字。」簡體字是一種整形的文字,即使表面披著漢字的皮,依然難掩那經過人工砍伐的粗糙痕跡。將正體字裏的表義符號,換上貌似有系統的一撇一捺,省去了那一點一剔,卻連同那最根本的字義也丟棄了。為何要將那原本發展成熟的文字以簡化符號取而代之?起初或許是真的為了提高識字率,在如今香港這個推行了數十年免費教育的社會鼓吹用簡體字,目的不言而喻。你曾聽過法國人大刀闊斧地改革法文嗎?至少我沒有,我只聽過當年普魯士人攻破阿爾薩斯後,強迫法國學生捨棄法文,改習日耳曼語。

游蕙禎
黃埔社區主任

消息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