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我們的歷史:楊慕琦計劃-擦身而過的自決

二戰之後

945年8月15日,日本於二戰中宣布無條件投降,三年零八個月的日據時期結束。

同年8月30日,英國恢復在香港行使管治權。當時,於「黑色聖誕節」後淪為戰俘的香港總督楊慕琦,因在被拘禁期間遭受虐待,故需要回英國療養。因此,英國政府於香港重光後,成立臨時軍政府以進行戰後復原工作。

香港的重建速度著實驚人。戰後短短9個月,香港已經能擺脫饑荒及傳染病的肆虐,並在人口及經濟上回復至一定水平。

1946年5月1日,香港的臨時軍法管治結束,楊慕琦正式回港復任港督之位。

然而,迅速的戰後回復,並未能挽救英國在二戰期間於亞洲敗陣所失去的聲望;加上中華民國於戰後成為了聯合國始創會員兼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掀起了一股民族主義風潮[1],使其時由工黨執政的英國政府意識到不能再使用戰前的手段去管治香港。為維持有效的管治,工黨決定實踐二戰期間提出「容許殖民地擁有高度自治權」的承諾,讓楊慕琦實行政治改革。

同年8月,楊慕琦於電台廣播中提出一份要讓「香港所有社群能透過適當代表,主動參與行政事務」的政改大綱[2]。

同年10月,「楊慕琦計劃」建議書面世。

計劃內容

於建議書內,楊慕琦提出成立人數為30人的市議會,其中20人為民選(華人及洋人各10名)。餘下10個名額則屬委任,由香港總商會(洋人兩名)、香港中華總商會(華人一名)、非官守太平紳士(華人及洋人各一名)、香港大學(華人一名)、香港居民協會(洋人1名)、九龍居民協會(洋人一名)及工會(華人兩名)負責提名,整個市議會華洋各佔一半。

市議會將負責教育、社會福利、城市規劃、車輛牌照及市政局管轄下的一切事務(包括公共衞生及文娛康樂等)。同時市議會將享有財政自主權,其營運經費由牌照費用及利息資助。

而為避免中國政府利用這個民選佔大比數而具有權力的市議會,以投票方式結束英國管治,故楊慕琦亦特別提到市議會將「避免牽涉殖民地未來身份的政治議題」[2]。

同時與之並行的,是立法局的改革。隨著部分權力被轉移到新建立的市議會,楊慕琦提出削減立法局的人數。局內官守議員的議席將由10席減至7席,而非官守議員則由7席加至8席(其中兩席由市議會提名)。除了令局內總人數由17人減至15人外,更使非官守議員首次在立法局內成為大多數。

1947年5月,楊慕琦任滿離職,港督之位由葛量洪接任。

1947年7月,英國政府原則上同意香港政府落實「楊慕琦計劃」。

意料之內的終結

建議書推出初期,確實引起一定迴響,但民眾的熱誠卻沒有維持太久。戰時的經歷,以及戰後的生活需要,孕育出一種「經濟發展比民主重要」的態度,使港人對政改顯得冷漠[1]。

與此同時,接任港督的葛量洪對政改亦毫不熱衷。他認為,香港「要麼是英國的殖民地,要麼是中國廣東省的一部分」,完全沒有自治的條件;加上香港人「政治冷感」、只著重「工作」和「金錢」,故「樂於被政治上的專業人士管治」[3]。葛量洪對「楊慕琦計劃」的反感亦不出所料地得到議員及商界等既得利益者的支持,以致「楊慕琦計劃」單單在立法起草階段便被拖延整整兩年。

1952年,香港迎來第一次的戰後經濟衰退,加上「第二次國共內戰」使大批難民湧入香港。面對著糧食及住宿等切身問題,令香港人對「楊慕琦計劃」僅餘的熱情亦告熄滅。葛量洪藉此機會向在英國剛取代工黨上台執政的保守黨進言,極力遊說英國政府放棄香港政改。英國政府亦擔心過度推行能達致自治的改革,會被中共視為挑釁,故最後接受葛量洪的建議。

同年10月,英國下議院及香港政府以「目前香港政制無須大規模改革」為由[6],宣佈擱置「楊慕琦計劃」[4]。

What if?

隨著「楊慕琦計劃」的終結,緊接的30多年香港都未能出現具民主性質的重大政治改革。也許,50年代的香港人根本沒想過,他們放棄的這個機會,幾乎成為了香港擁有民主選舉的絕響。跟據2014年解封的英國機密檔案,中共政權曾向英國政府表示,假如英國政府嘗試在香港成立自治政府,中共將毫不猶疑以「積極行動」,「解放」香港[4]。這個威脅深深的烙印在英國政府官員的腦海中,以致香港成為了80年代前唯一沒有實行政治改革的英國殖民地[5]。一路直至1984年,香港政府發表的「代議政制綠皮書」,才終於把代議政制引入香港。

雖然「楊慕琦計劃」是以維持英國長期管治香港作大前題而訂立的計劃,但亦不失為將民主政制逐步帶進香港的絕好機會。令人感到唏噓的是,當時冷漠的人們選擇了經濟發展,放棄了一個還權於民的機會;更令人失望的是,到了經濟環境已經大為改善的2015年,依然有不少市民抱著如此想法,繼續自願放棄應得的權利。

假如,香港能乘當時「第二次國共內戰」尚未完結的契機,順利推行「楊慕琦計劃」,那麼現在的香港又會是一個什麼光景?

歷史,只容許我們作絲絲的想像。

 

 

圖片來源:懷鄉書訊  http://chezmoibooks.blogspot.hk/2014/12/blog-post_31.html

參考資料:

1:香港戰後民主發展:功敗垂成的「楊慕琦計劃」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2/19/57368
2:Tsang, Steve Yui-sang (1995). Government and Politics.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3:Alexander Grantham (1965). Via ports, from Hong Kong to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4:文件指中方阻英國推動香港民主http://news.now.com/home/international/player?newsId=116268
5: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英國檔案提供的答案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1/11/60039
6:華僑日報, 1952 Oct 22

消息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