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押後宣誓

今日下午,梁君彥宣佈押後我和游蕙禎議員的宣誓程序,理由是我們正面對司法覆核。在此我想提醒大家:早在上周一,已有市民就我們二人的議員資格進行司法覆核,而立法會主席則在上周二早上裁決我們二人可以再次宣誓,其時理應已考慮司法覆核此因素。從法理上,我無法看到有任何令人信服的理由,或是任何新進展,足以令主席在短時間內作出完全相反的決定。

目前,因建制派威脅製造流會,梁君彥就以確保立法會能夠正常運作為由,藉故順應建制派要求。我不禁疑惑:是否以後建制派一旦威脅流會,梁君彥就須逢迎?梁君彥身為立法會主席,卻同建制派合謀,剝奪民選議員行使憲法權利,將立法機關的尊嚴拱手相讓,毫無資格繼續擔任立法會主席。

走到今日這一步,梁頌恆早就做好心理準備。有人指責我跟游蕙禎,因為我們「兒戲」、「妄動」,隨時拉上司法與立法系統作陪葬品。其實,目前香港的情況就像童話故事《國王的新衣》一樣,相信這則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而我選擇了當故事中那位小孩。香港淪喪腐壞到甚麼地步,大家都心裏有數,只是視乎由誰去戳破那些美麗的謊言。或許我們的舉動並不討好,但我深信大家最終都會明白我們的苦心。真相往往殘酷得令人難以接受,此刻若然有人要將手上的石頭扔向我們,而非扔向當權者,梁頌恆亦無怨無悔,因為我問心無愧。

我雖是議會資歷最淺的新丁,但我會誓死捍衛這個議事廳的尊嚴,以及香港的文明和秩序。明日立法會會議,我呈交了關於檔案法的書面質詢,亦呈交了關於中史教育議案辯論的修正案。故此,我將出席會議,並引用議事規則第18(2)條要求即場宣誓,以履行議員職責,梁君彥無權阻止我進入會議廳。

梁頌恆
二零一六年十月廿五日

消息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