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新言論政-亞視衰落因偏離本土

撰文:水日禾巷(青年新政成員)

今天是大年初一,當家家戶戶正在聚首一堂慶新年,亞洲電視的員工卻仍在苦苦等待一月份的薪金進帳。雖然亞視趕得及繳交拖欠的通訊局牌費,暫時避過釘牌之劫,但員工至今只得到一個口頭承諾,連利是也無錢派。作為良心電視台,亞視認真有良心,他們提供免息貸款,每人上限一萬元,可分十期攤還。一間公司沒有薪金發放,卻有錢借給員工,這是甚麼道理?亞洲電視落得如斯田地,歸根究底,都是偏離本土,未能迎合香港觀眾,最終走上覆亡之路。

曾經風光一時

可能很多人都未必知道,現時亞視早上的壯觀廣播模式,以年三十晚為例,居然是亞洲、本港與歲月留聲三台聯播由劉緯民與余安安主演的《唐伯虎三戲秋香》,這套超過三十年的明朝劇集,在早上讓觀眾欣賞,連婆婆與公公也要轉台。其實在70-90年代,亞洲電視有過令人振奮的時劇。過去麥當雄與蕭若元主政麗的電視年代,拍過不少出色的劇集,像《變色龍》、《大丈夫》、《天蠶變》等,都是麗的代表作。這些劇集對人性的刻劃細緻,像天蠶變的主角雲飛揚,由一個無名小卒成為天下第一高手,正正是年青人憑自己努力打天下的寫照。獨孤無敵為求稱雄武林不擇手段,也是商場上不少機關算盡的奸商縮影。

到80年代後期,亞洲電視在體育節目的質素,遠超無線的水準。1988年漢城奧運的播映權,由黃創山名下的體運傳訊投得後,與亞視合作廣播,無線最終要訴諸法律,才能與亞視合播奧運,而口頭承諾為有效法律案例,也因這宗官司而起。1990年世界盃,亞視更將無線打得落花流水,當年有林尚義,盧德權與黃霑坐鎮的亞視,可以說是娛樂與專業並重。最令人印象深刻,是亞視強調在比賽中不插播廣告,無線在賽前強調自己能估計何時入球,結果英格蘭對愛爾蘭的比賽,在開波早段無線播廣告期間,連尼加替英格蘭先開紀錄,無線要突然終止廣告返回現場,重播片段當直播,由於剪接太急,出現畫面不暢順,鍾志光要夾硬說衛星訊號有問題,在往後的比賽,雖然無線亦不插播廣告,但大勢已去,被亞視取得超過五成收視,這次亞視的勝利,理由十分簡單,他們從香港球迷的角度出發,從體育的角度出發,得到了廣大觀眾的支持。

由90年代,《龍門陣》、《百萬富翁》、《今日睇真D》、《我和疆屍有個約會》,到2000年代的《冷知識》,都是亞視的一流節目,而亞視新聞在梁家榮主政的年代,除了江澤民死訊外,基本上都是客觀與有公信力,不偏不倚。當時亞視雖然收視不及無線,但仍然能夠得到不少觀眾的支持,你還會留在電視前幫幫亞視。

離棄本土的惡果

自紅色資本入主亞視後,除了《賽馬直擊》,大家都沒有太多的節目會有記憶。在沒有自製劇集節目下,亞視外購了不少韓劇、大陸劇,基本上不能說出任何曾經播放的外購劇名稱。而最令人側目,是星期日早上,播放由香港青年協會製作的《青協數碼青年》,這半個小時節目,質素之差劣,簡直是人間極品。哪些沒有人認識的青年人,在鏡頭前主持節目連教育電視的水準也不如,念對白就像「校長、各位老師、各位同學早晨」,相信有看過的人,除了想說句早抖之外,甚麼也不想說。

以他們的中國旅遊節目為例,水準之不堪,也是加速了亞視滅亡。該節目兩位主持雖然是說廣東話,其中一個是來自廣州電視台的男主持,每次介紹樓盤時,總會說,咁既價錢在香港係買唔到咁大間樓。我倒想問,我又不是移民大陸,大陸樓一元一尺也與我無關。他在介紹紅酒的味道時,就令人驚覺穿起西裝也不等同洋化。還記得該位大陸男主持介紹一瓶紅酒時,說酒味很厚,像天鵝絨一樣滑溜。或許我們是過份洋化不懂國情,紅酒可能會以醇、芬芳、清、濃等形容詞,我們不會以紅酒味道像的確涼一樣薄、像真絲一樣清、像羽絨一樣輕,來形容法國紅酒。這樣大陸式的節目,作為一個地道的香港人,除了梁美芬議員,你會看嗎?

最近亞視英文節目褚簡寧為亞視辯護,說亞視仍然有很多有質素節目,聽後也令人搖頭嘆息。《把酒當歌》有一半嘉賓是說國語,部份連廣東話也說不正,他們亦不是李嘉誠,沒有人會有興趣收看。褚簡寧又舉《ATV焦點》是亞視的王牌節目,有很好的收視。既然是這樣,為何亞視不繼續製作,以這王牌打救亞視讓員工有糧出。或許褚先生攪錯了,將《ATV焦點》投訴的人,當作收視,在反國教期間,這個偏頗的節目收到超過四萬宗投訴創下歷史,令廣管局工作量大增,若向亞視加收稅項,單是因為這個節目投訴就已經是有理有節。

還是忍痛為亞視拔喉

當所有電視台已數碼化時,亞視仍然用行帶的方式廣播,請問這間電視台還有甚麼競爭力?當年王征入股時,的確為亞視帶來了安定的日子,可是這數年來,亞視一件令人叫好的自家製作也沒有,怎樣叫觀眾再次收看?他們的廣告全是大陸品牌,你會買老牌雙蒸?人壽保險?加插了普通話時段新聞,雖然服務了新移民,但換另一角度看,也拖慢了他們融入香港。去年杜汶澤曾經出席一個網台節目,當主持問及他如何看亞視,杜汶澤答:「執X左佢!」一個在亞視出身的人,理應對舊東家有感情,而有娛樂圈的朋友認識杜汶澤,曾與他共事,都讚他有義氣、準時、認真、熟讀劇本,是一個很有演員道德的藝人,連他也這樣說,亞視也是無藥可救,應該結束拔喉。就算找到新買家,若仍然是以現時的營運模式,我們每天早上,看到的只是三台聯播由《唐伯虎三戲秋香》變為《把酒當歌》或《香港有問題》。

圖片來源:http://www.rologo.com/

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