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新言論政-水貨客

撰文:水日禾巷(青年新政成員)

水貨活動已達臨界點

剛過去的星期日,沙田新城市廣場反水貨客示威爆發衝突,警方再次出動慈母棍與刺眼噴劑,行動連英國的BBC廣播也有報道,示威者被認為不文明,盲目地向內地人發洩。的確,作為一個文明人,是應該守法、有禮,不能以偏蓋全,難道今天我們一見日本人就要國仇家恨,左一句小日本、右一句東洋狗痛罵日本人?如果大家著眼於早兩天的片段,大可以離地批評,將示威者罵過不停,不過當你大義凛然批判人前,你先問問自己,作為一個香港人,你有嘗試制止過不守秩序的水貨客在上水橫行嗎?你有在旺角或遊客區痛斥大陸客拖篋擠塞嗎?這批所謂旅客在你家門樓下,你能忍受多久?

精神崩潰式的進襲

很多人都會說,這批大陸人應該教育、耐心向他們解釋。好的,假設你是一個住上水的人,大家嘗試以實際情況乘搭一次港鐵,你就會明白沙田、上水、旺角、屯門、元朗區的居民有多憤怒。在紅磡上車時,火車一到站,在你身後的大陸人拖著篋像鐵甲萬能俠出擊一樣,衝著內進爭位。很幸運,你有六尺的身高,可以頂住爭到一個兩人座位,到旺角站時,又一批水貨客拖著他們的篋神上車,而你腳下位置有一箱又一箱的貨物攝著,只要你把腳放上,就可感受到黃大仙一樣的款待,因為有人會將貨物在你腳下供奉,只要你夠決心,你能享受腳踏的服務。到九龍塘站時,又一批大陸水貨客衝入來,這次因為太多人,兩個人的坐位太寬闊,他們覺得還是坐三個人較合理,無論你用多凌厲的眼神,他們就像中了咒一樣,扮作聽不明看不見。好不容易捱到沙田,一批人下車後,換來了另一批往上水的水貨客,整個車廂的噪音分貝不低於90,在這樣的車程足足45分鐘,每天都是這樣,你能忍受嗎?

到火車抵達上水時,高潮才出現。你準備下車,數以萬計的篋神衝著閘門而來,月台站務助理無論將擴音器調到多大聲,也不能喝止他們逃亡式入閘,若你想順利出閘,唯一的辦法是運用張飛喝斷長板橋一樣的聲線,大叫一聲:「咪入黎,出左先。」這樣因為你大聲喝止,他們會停頓一秒,這一秒時光你絕不能錯過,一定要光速步出車門,否則你會恨錯難返,因為到閘門關上前,你都會被一個復一個的購物神器所制服,搭順風車直到羅湖或落馬州。面對這樣缺堤式的城市擠擁,你能忍受多久?

再斯文也無法忍受

或許你會問,為何上水、沙田、大埔和屯門的居民無法忍受,大陸水貨客只是購物,他們最多沒有公德心,苦了食環與港鐵職員,與其他人沒有太大關係。今天我們撇開物價與社區影響問題不談論,單是社會道德矛盾,已足以構成沒完沒了的衝突。難道港鐵職員與食環的清潔工人天生就要受氣?他們付出的辛勞就必然要被水貨客指罵?我們沒有公德心要罰1500元,為甚麼水貨客可以天經地義將垃圾亂抛後不顧而去。我們每次將手上的垃圾放入垃圾筒,食環工人就減少工作量,這是5歲小朋友也懂的常識。為甚麼這些水貨客只在香港扮無知抛垃圾,不在自己家中的大廳便溺?我們在機場的行李不能超過20公斤,港鐵也有規定重量與大小,為何乘坐空中巴士你們會按行李重量乘搭,而坐火車會不依照規定,港鐵近年經常維修,與列車超載肯定也有關係。

的確,我們有時需要包容,但不等於縱容。當你拖著愛兒,他細小的腳指被篋輾過,腳指甲流血不止你會怎樣?你的妻子為你懷胎十月期間,一個無公德心的水貨客拖著大篋衝向你妻子肚內的骨肉,你會怎樣?你年邁的父母行動緩慢,被後面的水貨客一湧而上跌倒,你又會怎樣?這樣的情況,就算你是粵語片高魯泉所飾演的百忍和尚,也會無明火起三千丈,不顧周圍環境對水貨客破口大罵,這些情況,每天每小時也在香港各水貨佔領區出現,沙田區居民的感受,居住在北區與屯門的朋友會特別有同理心,有切膚之痛。

取消一簽多行

香港政府經常叫人包容,香港人的容忍能力其實已十分之高。2014年香港遊客人數達6000萬,平均每天16萬人來港,而其中4000多萬是內地旅客,蘇局長唯一所做的,是經常叫人包容,體諒。是的,包容與體諒是做人的美德,但面對缺德的人,是需要有勇氣直斥其非。教育國民責任在於中國政府,我們沒有責任與道義,用香港的資源去教育一批沒有文化的劣質旅客,他們這樣毀掉香港,唯一可做是禁止入境以作懲罰。中國旅客入境為香港帶來的GDP只佔1.3,香港社區與市民付出的人均代價,肯定高於此數,從市場角度,我們有需要為這1.3%的GDP忍氣吞聲嗎?2015年若港府不取消一簽多行的制度,水貨客活動將為香港帶來更大規模的示威與衝突,這不是一兩支慈母棍可以驅散的深層次問題。水貨客活動在香港已到達臨界點!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消息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