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新言論政-解讀社會進步指數(二)

撰文:詹子翔 (青年新政成員)

上星期提到一個比較新的概念,社會進步指數(SPI)。在最新公佈的指數中,挪威、瑞典、瑞士、冰島及新西蘭分列一至五名,而鄰近經濟強國則排名九十二*。

透過觀察綜合社會進步指數,我們大致可以得到以下結論:

如果人均生產總值達到美元$15,000以上,憑藉只爭取經濟成就而希望能大幅提高國家社會進步指數的願望已逐漸幻滅。因為其時國家已經基本上能滿足國民的糧食需要及提供清潔水源。換言之,此時需要的是如何提高表現在更高層次國民生活中福利基礎及社會機會指數。
不同國家之間的福利基礎相對地比社會機會指數的差距為小。即是說,除非該國在國民知識水平、資訊流通及生態多樣性方面與國際完全脫軌,否則其福利基礎得分大致上可達到並維持令人接受的水平。當然,非洲國家及一些東歐國家在排名上還是比較落後。
不同國家在社會機會指數方面存在較大差距。基於在個人權利、自由及高等教育保障方面的差異,最高分的加拿大獲86 分但最低分的也門只獲得21分。

政府有絕對責任在施政上安排房屋,維持食品安全,並使國民有潔淨食水及良好的醫療,此為基本亦相對容易達成。至於知識是否容易取得,資訊是否流通,生態系統是否具可持續性等則可能需要仰賴比較高的科技水平及其他國家的技術支持與交流。

可是,個人權利及自由這些指標則與該國的民主發展有莫大關係。政府是否開明,國家元首會否向國民負責,施政是否有效順暢,法治精神是否獲得彰顯,國民享有言論集會宗教自由及權利等是否獲得國家肯定都需要實際掌握國家權力的人具智慧同時又不戀棧權力。

人均生產總值幾近$40,000美元的香港 (2014年政府數據)市民需要的是什麼?政府又是否聆聽到市民的吶喊呢?物質充裕、食品水源相對安全、互聯網滲透率名列前茅的香港,在經過長達18年的民主爭取運動,甚至爆發前所未有的雨傘革命後,政府還是視若無睹,充耳不聞,這豈不證明香港社會在退步嗎?

* 筆者詳閱報告後並未能發現香港的獨立排名,相信香港已被併入中國的調查當中。

(待續)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