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11102680_791509587607345_4208351944483552688_n

新言論政:三跑工程 – 建港?賣港!

撰文:天行 (青年新政成員)

對於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下稱三跑),政府一方面違反程序公義,繞過立法會財委會撥款,強行拍板硬推,另一方面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與機管局在空域問題仍未解決,效果成疑的情況下,仍替這個1415億的大白象工程積極護航,筆者認為這絕不能接受。

融資方案巧立明目 實為擅用納稅人金錢

是次建議的融資方案,龐大的工程資金主要來自三方面:機管局借貸及發債、政府停止向機管局收取未來10年的股息、容許機管局向每位離境旅客徴收180元的「機場建設費」。先說機管局借貸及發債,根據機管局於網頁上公佈的2014年度中期財務報表[1],其淨總資產為411億港元,現有長期負債為81億港元,倘若借貸及發債要負責三分之一工程資金,即約為472億,試問以現時機管局的規模有何等能力舉起比整間公司還要大的債?還不是要政府作為擔保,甚至變身債主向其借貸?最終用的都是納稅人的金錢。除此之外機管局於2013年向政府派發53億元股息,假設每年派息不變,政府停止收取10年股息將相等於減少530億庫房收入,差不多等於2013-2014年度全年的薪俸稅收入556億[2]!亦即是說政府將會擅用一整年全港打工仔所繳付的稅金來興建這項大白象工程!「機場建設費」更是離譜,口說是用者自付,但卻要「離境人士」繳付這只供「到港降落」的跑道建設費,實是荒謬。而且假設這項收費將負責剩餘的413億款項,那需要2億3千萬離境人客次數才能收足。這龐大的數量預計需要多少年才能達成?這收費是否又削弱本港的競爭力?整項工程又會否如高鐵一樣嚴重超支工程延誤?相信各讀者都心裏有數。

空域問題未解決 恐成高鐵翻版

多位熟悉航空問題的人士都同時指出[3],現今令機場載運量接近飽和的主要原因,並非跑道數量不足,而是受制於緊張的空域資源。根據現時政府的計劃,三跑運行需要增加的新航道將會與深圳南面航道重疊,要令三跑有效率地得以利用,政府必先與深圳方面交涉,希望對方能釋出有關的空域資源,否則便會重蹈廣州白雲機場興建三跑的覆轍,令跑道淪為擺設,將1415億付諸流水。雖然政府說有信心在十年的興建期內能與大陸有關方面達成共識,應先盡早開始興建云云,可是這種先斬後奏式的爛尾興建並非沒有失敗前科,高鐵便是最佳例子。先不說高鐵超支延誤等問題會否在三跑上再現,當初政府承諾能與大陸當局爭取在西九高鐵站實施「一地兩檢」,在2009年拍板興建至今六年間仍然毫無寸進[4],現在與2017年通車期限只剩短短兩年,造價715.2億元的項目恐怕只會演變成較快的直通車,與原先設計大相逕庭。試問讓大陸檢查人員在港執行清關已遇到此等的難度,更何況要和大陸航空局商討要其讓出原先已緊張的空域資源?

共享空域 = 出賣香港航空自主權

政府現時提出的其中一個解決方案,就是建立「南珠三角終端區」,由粵港共同管理空域,亦即是說將現有的地域界限移除,實行中港一體化。有研究指此做法其實可能違反《基本法》第130條中,香港處理自己飛行情報區內的航機規定[5]。而民航處亦承認提出此方案時,未就有關潛在法律問題徵詢律政司意見。而且共同管理時,當有資源衝突時,又會否因為「一國」原則而強逼香港讓出空域予大陸航班?我們極為擔心此方案於實行時,香港民航處角色將會被矮化,空域使用權將會慢慢被大陸蠶食。事件可見政府為求將項目強行推動,將不惜出賣《基本法》賦予香港的自主權來達到其政治目的,我們絕不容忍此等賣港行為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

三跑的必要性存疑 政府未仔細考慮替代方案

政府一直說要提高香港競爭力,若不興建三跑加強載運量,赤鱲角機場地位很快便會由鄰近機場追過,不利經濟發展。可是興建三跑是否振興經濟的唯一出路?而政府又有否想過香港在長遠發展上,於國際與大陸間之定位該如何發展?過往二十年中國經濟發展迅速,成為世界工廠,香港受益於大陸的封閉政策,令香港成為大陸貨品出口至外國的重要樞紐,香港航空和貨運業得以受惠。可是近年大陸開始逐步解放,越來越多大陸機場都有國際線的營運,再加上大陸經濟發展正急速放緩,香港於十年後仍能否靠轉口來維持經濟?價值1415億的工程會否在竣工後才發現用不得其所?除此之外,坊間亦提出過不少三跑的替代方案,例如善用將會啟用的港珠澳大橋,將南珠三角的所有機場,包括香港、澳門、深圳以及廣州重新定位,因應各地區的需要而各自負責營運不同種類的航線,主打國際線、國內線、廉航、貨運線等,再利用陸路基建將各機場連結,以達致基建資源的充份利用。

總括來說,三跑工程於實行關鍵上的空域問題仍未解決,政府亦明顯未對市場的未來需求作充份評估及計劃,鬼鬼祟祟繞過立法會財委會強行拍板推行,實在難免令人認為此舉另有政治目的,如出賣香港空域管治權,甚至官商間的利益輸送,而納稅人卻毫無反抗之力。整項工程全屬於高付出、低回報、充滿風險的大白象工程,故對於政府漠視社會聲音強推工程作出強烈反對。

資料來源:
1. http://goo.gl/qGbvgA (【機場管理局】 年報及中期報告)
2. http://goo.gl/gFbv2G (【政府統計處】 表193:政府收入(一般收入帳目及各基金))
3. http://goo.gl/xXby93 (【香港經濟日報】林超英:「三跑」不是經濟發展 )
4. http://goo.gl/fbb2pv (【香港政府新聞處】立法會六題: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
5. http://goo.gl/qkqaW8 (【香港獨立媒體網】公民黨成立機場關注組 十大疑團問張炳良)
鳴謝圖片來源:環保觸覺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