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新言論政—企鵝媒體

文:詹子翔 (青年新政成員)

2013年5月31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塔克西姆蓋齊公園 (Taksim Gezi Park) 爆發了一場反政府示威,警察在事件中使用了催淚彈及暴力鎮壓了示威者。然而,隨後國際傳媒在附近塔克西姆廣場現場直播示威情況的同時,土耳其國內的兩個主要電視台卻竟然分別播出企鵝紀錄片及煮食節目,被人戲稱「企鵝媒體」。

企鵝為什麼助紂為虐?

從社交媒體Tumblr 中的一張照片中我們可以看見,相片的一邊是CNN的現場報導,另一邊則是 CNN TURK的企鵝紀錄片。那麼,為什麼企鵝會與政府站在同一陣線呢?

大家嘗試歸納出三個原因,而主因是有關傳媒的自我審查。這種自我審查並非由傳媒機構自行作出的,乃源於其與政府機構的高度結盟。全國主要的傳媒幾乎都由大企業控制,而這些遍及銀行至旅遊業的企業均需要依靠政府的工程或商業合約生存。換言之,傳媒的立場極易受到相關人士左右,根本難以作出相對中立的報導。

除了政府與傳媒的結盟外,工會力量的薄弱及一些限制傳媒運作的「惡法」都能從側面證明自我審查是有跡可尋。而事後,企鵝成為了象徵土耳其媒體向權力傾斜的符號,不少人在之後的一連串示威中以各種企鵝裝飾示人,訴說傳統媒體向權勢低頭。

而在不齒這些媒體的所作所為及揶揄他們的行徑之時,我們又是否能從此事中有所得著呢?

新聞資訊來源三分天下?

香港的新聞自由世界排名在近年不斷下跌已是不爭的事實,以上三個原因似乎都能進一步說明香港的新聞自由受壓情況不容忽視。記者工會除了可以對阻擾新聞工作的行為作出強烈譴責外還能做什麼呢?而有關「網絡廿三條」的立法又是否能進入市民的視線呢?

土耳其的事件中,大家都將目光投在社交媒體,尤其是 Twitter。無疑,這些新晉媒體資訊來源更個人化,在對抗訊息高度壟斷的時候可以發揮作用,在動員群眾參與社會運動時亦更勝一籌。然而,我們同時必需提防網絡水軍的出現。他們能以程式操作,更快、更準及更廣地發放支持或唱好政府的訊息,使社交網絡無用武之地;必要時,更能如駭客般發動網絡攻擊。

香港近年亦有發展公民記者這趨勢。可是,他們最少都面臨兩大挑戰,一是如何尋求一個可持續的運作模式,二是如何使更多人更主動加入公民記者行業。已有人嘗試利用群眾募資 (Crowdfunding) 來解決資金不足問題,至於提高公民參與度並改善公民參與模式又是否能解決人手不足的問題呢?

傳統媒體、社交網絡及公民記者三者會否在將來呈鼎足而立之勢,其關鍵在三者如何定位及分工。大眾公民教育的宣傳、創新的社區民主體驗及更個人化的訊息交流將決定下一波社會運動的成效。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可愛的企鵝出現在電視上喚醒了我們對全球暖化的關注同時亦標誌著白色恐怖的到來。如果人們連說真話都不敢,還會是那些願意對抗高牆的雞蛋嗎?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