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民主運動聚焦點:前途自決

選舉期間在眾多的口號中,朱伯伯的「英式管治,兩制對峙」乃頗為突出的一個。主權移交時我五歲,於英殖時期未有太多親身經歷,但總會聽到老一輩說起港英時期的繁榮安定、生活富足。今日前港督彭定康訪港,期間提及港獨不可行,破壞民主運動,甚至令民主運動失焦。

在兒時記憶中,彭定康是一位「吃蛋撻、飲涼茶」親民港督,受人民愛戴;英治時期的香港,政府尊重三權分立、法治精神、人權、自由。彭定康管治下的香港,沒有強行通過興建的高鐵,沒有繞過立法會的機場第三跑道,沒有首長干預學術自主,沒有以催淚彈警棍對付年青人、暗角打人的黑警,沒有23條惡法,也沒有人大釋法。香港人曾經相信要繁榮穩定,一個好領袖足矣,從不曾思量治權和主權的問題。

「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表面上看似比英人治港進步,可惜所謂的港人治港,實際是中共小圈子治港,政策只傾向中共,管治只為管而不為治。由零三年的23條惡法,到一四年的假普選方案;小至墟市政策,大至基建工程,從不聆聽民意;689有權用盡,干預學術自由,干預立法會事務。主權移交19年來,民主毫無寸進,香港人見盡中共的橫行霸道,我們明白ABC沒有用,因為在中共之下Everyone is CY。

雨傘革命過後,香港人重新思考和面對今天的香港,有人提倡改變制度追求真普選,有人提倡修改基本法,有人提倡前途自決,甚或有人提出香港獨立。民主運動的焦點在於民,讓香港人民討論和解決香港的前途問題正是民主運動的重心。

往日香港人從不過問主權問題,但面對中共的極權無道,不禁令不少港人回到主權問題上重新思索出路。把港人推向香港獨立思潮的,從來只有中國共產黨。

民主運動失焦,正是因為在人大不斷在基本法上不停僭建,先是政改三部曲變五步曲,再來831框架,民主運動不知何去何從,失去抗爭的方向。前途自決正是民主路上重要的一節,到底香港人要在中共下等待那等不到的民主,還是另開新路。這從不是可行與否的問題,皆因這是必要的考慮。

政策倡議, 消息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