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求變,就是求信任

這年頭,信任變得很罕有。

從97主權移交開始,到廿三條,到反國教,到電視發牌,到831方案,社會的急速墮落一步一步逼使我們提起戒心,先求自保。我們不再相信政府信口開河的謊話。我們不再相信政黨虛實難辨的承諾。我們不再相信世上有真心要改革社會的人,也漸漸不再相信自己。

去年的雨傘革命給了香港人一個契機去反思,我們是否真的如過往所想,無力改變現狀,只能袖手旁觀家園被毀的獨立個體。而青年新政就是為了把握這個契機,哪怕只有一次,去證明香港人還未需要放棄的一個組織。

當我們自己都覺得此舉有點瘋狂的時候,沒有人相信香港有這樣的一群人也是理所當然。剛成立的時候,我們受千夫所指,泛民的支持者說我們是建制B隊,本土的支持者說我們是白鴿B隊,溫和派嫌我們激進,勇武派笑我們和理非非。我們迅速集齊所有派別的B隊「Q嘜認證」。

一個資源不足、缺乏經驗的團隊,只能用燃燒生命一途向香港人表達「一齊贏一次」的重要意義。我們的成員和義工不眠不休,付出十一個月的血汗,並懷著「若連這次都失敗了怎算?」的憂慮渡日。

剛過去的星期日,超過一萬名香港人透過看似冷冰冰的選票,獻給青年新政他們近年來最大的信任。選舉日我們最大的收穫,不是議席上的增長,不是那幾能滅鼠的機會,也不是面書上的一千九百個分享,而是一個個香港人的信任。

客觀上一場選戰最重要的指標無疑是議席上是否有進帳,然而這卻諷刺地是由眾多選民的主觀願望組成的。從無到有,信任的建立是拉近距離的基礎。香港人理解我們的信念,相信我們不是那些依靠蛇齋餅糭和成功爭取的政黨。

求變,就是求信任。

很多選舉,都會用上「改變」的字眼。但是,求變其實是個求信任的過程。不滿於當前政治環境的侷限,香港人希望求變是理所當然的。而當沒有能代表他們的政治團體時,香港人渴求改變的心只會越加熾熱。渴求改變,自然需要摒棄舊有的思維框架;放棄難,但相信一個沒經驗、沒有地區名氣的政治組織更難,要相信一個沒資源也沒政績的組織更是匪夷所思。

在選戰的路上,香港人選擇信任我們能給他們帶來更真實的改變。香港人給了我們機會,我們定當承諾貫徹革新的精神。獲得一個為自己發聲、爭取改革的機會,應該是全體香港人的功勞。是他們由經歷迷茫到尋找相信的這段經歷中,找到一個託付信任的地方。

但最值得鼓勵的,是我們看見香港人比以往更願意相信香港人,這才是我們莊敬自強的出路。

鄺葆賢
九龍城區議會
黃埔西候任區議員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