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生態_2016_web_v2_頁面_1

生態政策倡議

前言

香港的生態,即包括所有存活在香港的物種,如人類、動物及植物等;但香港政府一貫的作風卻將人類與其他動植物的生活空間分隔,不斷製造石屎森林,卻永久放棄真正的樹林。而且,消失的生態並不一定能復原,自然生態一旦被破壞後很多時只能做到一定程度的修復,具特色的物種消失後對生態環境亦會帶來災難。

另外,英治時期政府種植的樹木如台灣相思等已開始步入老年,近年亦有不少樹木枯死、老死及被砍伐的個案。然而,政府雖然於工務科轄下設樹木辦,但只就樹木的栽種、移植、園藝等作管理,而未有部門就樹木對本地環境、生態及河流的作用作更深入的研究,致使不少地方的泥土流失,影響生物的生存環境及棲息地,長遠損害生物多樣性。

而在對自然土地作出保護保育之際,我們可以透過發展適度的生態旅遊等教育市民及下一代認識生態的重要性。今年政府就大嶼山發展提出諮詢,受到不少保育人士的批評,認為會破壞大自然。大嶼山及東涌河道等均屬具高生態價值的地點,政府理應在長遠規劃上更細心聆聽持份者的意見。

因此,我們的生態政綱將探討生物多樣性、樹木與生態的關係及對大嶼山和東涌的發展及保育提出建議。

我們的生態政策:1)生物多樣性

現時香港具生態價值的地方主要集中在郊野、農地、河道及已被劃為郊野公園的範圍內。我們在農業政策內曾提及建議保留所有現存郊野公園及綠化地帶土地,以便把更多具生態保育價值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內。雖然政府早前曾提出香港生物多樣性的公眾諮詢,希望為促進生物多樣性努力,但當中有關《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Biodiversity Action and Strategy Plan, BASP) 及《愛知生物多樣性目標》(Aichi Biodiversity Targets) 的具體內容卻欠奉,成效成疑之外亦大幅落後早於10年前就已訂立的國際標準。另一方面,「泥頭山」不斷破壞土地資源,政府卻未能援引條例阻止,對生態造成極大破壞。

因此,我們將從物種友善、郊野公園保育及環境改善措施三方面探討如何提高生物多樣性。我們並希望政府於《生物多樣性策略及行動計劃》實施的五年間,在物種友善模式、郊野公園保育及環境改善方面能更具體實施措施扭轉生態環境不斷惡化的情況。

物種友善

  • 要求制定物種行動計劃,保護最受威脅的本地物種,包括水獺及穿山甲。
  • 針對牽涉野生動植物的罪行加強執法,調查非法交易及禁絕買賣。
  • 儘快研究並公佈禁止進口入侵性物種的品種及種類列表;增設條例管制進口、放生外來及入侵性物種等措施,及將本地新發現及培育的物種列入優先保育及研究項目。
  • 研究發展連接全港的野外生物走廊、沿河道及引水道等,從而保留及改善相關地段生物生存狀況,並加裝「生態水溝」及「動物通道」(可參考新加坡 [email protected] 生態橋)等設施,減低野生動物誤墮引水道或馬路的風險。
  • 建立詳盡的環境數據普查資料庫(一個大型地理資訊系統資料庫(GIS)),以便監測各野生生物群組的分佈及變化;針對個別環境情況制訂有關的研究、環境保k護及生態管理工作,並指令相關部門向違例發展人士作出檢控及要求將環境恢復原貌。

郊野公園及保育

  • 保留所有現存郊野公園、特別地區及綠化地帶,禁絕任何發展,並覆蓋更多須加強保育的地點,把更多具生態價值地點納入郊野公園範圍之內。
  • 謹慎審視每幅「不包括的土地」(政府現時把毗鄰郊野公園或被郊野公園圍繞,但不屬於郊野公園一部分的私人或政府土地稱為「不包括的土地」。),把所有具高保育價值的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內,確保本港郊野公園系統完整。
  • 保育具生態價值的私人土地,制訂非原址換地方案及收地安排,或以公私營合作制與環保團體合作保育。
  • 加強保護后海灣、米埔及拉姆薩爾濕地。
  • 在未來政府各項規劃、工程和決策過程中引入對生物多樣性作出保護或保育的因素;草擬新發展區藍圖時,需引入社區苗圃、天台種植及農地等。

環境改善

  • 加強執法及堵塞法例上的漏洞,檢討及修正影響環境、自然保育的制度,遏止私人土地內的天然棲息地被破壞:如有關土地用途分區的條例(例如:第 131 章《城市規劃條例》);其他具間接影響性的條例(例如:第 499 章《環境影響評估條例》及第 354 章《廢物處置條例》)。這有助保護重要的棲息地及物種,舒緩生物滅絕的危機。
  • 重新審查小型屋宇(俗稱丁屋)政策內有關排污處理及鄉郊設施改善工程,藉此制衡破壞郊野的人為活動,保護餘下的郊外地區。
  • 嚴格審查及監管現時有關填海工程、新發展地區及大型基建項目;不少這類的工程會導致永久兼不可逆轉的生態影響,在公眾利益層面值得商榷。
  • 加強打擊鄉郊破壞,如增撥資源及加強巡邏;可考慮資助建築及工程業界為工程車輛安裝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並要求所有私人工程必需跟從現時工務工程的運載記錄制度。
  • 現時政府的農業政策上,私人可以在其擁有的農地上堆土,變相製造「泥頭山」;而且,他們即使購得本用作農業發展的農地也可以長期空置,造成浪費之餘亦屬私人屯地,製造不公平;但政府並未有相應對策處理。我們建議政府制訂清晰的「農地用途」及「農用定義」,並加強巡查,防止出現「泥頭山」及屯地情況出現。

我們的生態政策:2)樹木政策

每一棵樹的存在最少能養活五十多種生物。在城市裡植樹有三個好處:物理性、心理性及經濟性。物理性方面,樹木能夠供氧、降溫、過濾污染物、降低溫室氣體、保護建築結構表面以防老化、保護水土流失及締造生態平衡。心理性方面,有研究指出,優質種樹的社區,一般罪案比較少,居民生活和諧,患病者亦較快康復。經濟性方面,研究亦發現,這些社區的人流興旺,顧客願意多作停留,從而招引商機,令租金及地價升值,間接增加政府稅收。而種植樹木對環境的影響方面,以台灣相思為例,它們除了能減少泥石傾瀉之外(因其根系統非常廣泛),亦能改善泥土肥力 (Soil Fertility),所以是選擇在斜坡及郊野種植的好選擇。

不過如果我們只談生物多樣性,而不談對樹木的研究及可持續發展,最終的結果是可以很災難性的,因為:

  • 有些植物是淺根性的,它們會提升斜坡結構的不穩定性,增加泥石傾瀉風險。
  • 有些植物與動物生存環境有衝突,動物或昆蟲等可能在競爭下殺掉所種的植物。
  • 不當種植有機會提高公共衛生的風險(蚊、蛇、鼠患等)。
  • 野生植物究竟有多少是屬於瀕危,它們又是否適合馴化為觀賞植物,其可持續性有否問題等,需要仔細研究才能在郊野種植。

近年政府雖然在發展局工務科的綠化、園境及樹木管理組內成立了樹木管理辦事處(樹木辦),但其職責與民間要求有很大落差,權責亦有限,不免予人可有可無之感。而且,其職責多在加強管理樹木、減輕其倒塌風險、園林設計、培訓樹木管理人員及提供園藝服務等,而不是全盤規劃樹木與環境的關係,而且是外行人管內行人。另外,雖然政府每年都種植超過二百萬株樹木,但每年卻有逾萬株的樹木遭政府移除,而且當中過程十分兒戲亦欠缺監管,漏弊頻生,欠缺系統化管理。

因此,我們認為政府在提高生物多樣性的同時,亦應該多注意樹木的生長及發展。故此,我們建議政府:

  • 修改現時行政措施,訂立以「樹藝師」而非「景觀師」為樹木作護理的制度,並清楚向公眾交代護樹工作的細節,使香港的樹木得到妥善的保護。
  • 對私人屋苑發展商斜坡安全及樹木移植等進行監管及訂立章則,如其將斜坡納入其屋苑範圍內,在發展商進行規劃時必需有合資格的園藝師或樹藝師參與,負責管理栽種、移植及提供相關建築結構的工程建議等。
  • 改革「樹木風險評估報告」(俗稱表格二)的制度,訂明何為「合資格人士」,並要求需要於預計移除樹木的兩星期前作專業評估,防止自行移除。
  • 加強巡查及嚴正執法,配合海關加強突擊巡查非法砍伐樹木,並加強其罰則,以收阻嚇作用。
  • 視乎樹木因生存環境惡劣而需要砍伐的實際情況作優先處理,保障行人及交通安全。
  • 加快培訓足夠的合資格人士執行驗樹措施,為各級樹木管理人員釐定專業水平及資歷要求準則,為未來在樹藝及樹木管理方面的人員需求作長遠規劃及準備。
  • 為樹木種植、管理、灌溉、修剪、其價值及風險評估、樹藝工作工業安全、樹木保育及樹木科學課程訂立準則,條例規管甚至考慮為其立法。
  • 推行公眾教育,識別具生長及倒塌危險的樹木以便通報政府部門作相應處理;基於本地的專家小組人數不足,需要時應尋求外國專家來港協助。
  • 增加樹木管理專家小組(專家小組)的本地非官方成員數目,以確保能更迅速回應就樹木不同情況的諮詢及提供意見。

我們的生態政策:3)大嶼山保育與發展

大嶼山是香港最大的島嶼,亦擁有很多香港的「唯一」:唯一的天然大型河流「東涌河」、唯一的茶園「昂坪茶園」等,還有不少香港獨有的動植物品種,如大嶼八角、盧文氏樹蛙。大嶼山因其獨特地理,有豐富及多元的自然生境,當中孕育着許多稀有和瀕危的物種,如中華白海豚、馬蹄蟹、喜鹽草、素雅灰蝶、香魚及褐魚鴞。大嶼山發展影響的不只有大嶼山居民,還有世世代代的香港人和本地「居民」動植物,推動大嶼山的可持續發展是每一個香港人的責任。

我們反對發展大嶼山東大嶼都會,因為在沒有人口遷移政策下於大嶼山東部大興土木並不合理,30 萬人迫入東大嶼,間接加重現時已嚴重擠塞的新界西北、港島西及九龍西等主要幹道的負擔。再者,大規模的填海將造成海洋生態被破壞及水質惡化,嚴重影響交椅洲、喜靈洲一帶的珊瑚群。所以,我們建議政府實行以下措施以平衡保育及發展大嶼山的需要。

交通措施限制進入嶼南路及設西部海岸保護區

  • 限制進入嶼南路人流:東涌道設置管理站及閘口,參考北潭涌禁區做法,控制進入嶼南路的車流量;加強執法,嚴禁無許可証車輛進入,所有旅客需以公共交通工具進入嶼南路。
  • 設立西部海岸保護區連線:建議將沙洲及龍鼓洲海岸公園及已擬定的西南大嶼山海岸公園中間海域連結起來,連成大區域海岸保護區,以此加強香港西部水域海岸連繫,保育瀕危的中華白海豚及馬蹄蟹。

保育計劃保育水口泥灘及東涌河

  • 保育水口泥灘及海岸:水口一帶擁有由貝澳延伸的天然海岸,是多種類別生物的棲息地。我們建議發展水口成為全港首個以海洋為題,結合生態教育、研究、保育的基地。另外我們亦倡議利用天然資源,教育大眾認識香港獨有的生態環境,例如設立海洋生物研究所,並以科普形式推動生態可持續發展,加強大嶼山獨有生態之研究;最後,亦可以與當地居民合作,發展生態教育活動及出租渡假屋,提高公眾參與度,帶動當地經濟發展。
  • 保育東涌河:東涌河是香港碩果僅存的天然大型河流,亦是香港難得的一條完整天然河流,仍保留着河源、河道和河口。我們建議為該地區發表發展審批地區草圖 (Development Permission Area, DPA),當中結合了我們對東涌餘下天然地區可持續規劃的願景:東涌河和東涌灣宜劃成「具特珠科學價值地點」(Site of Special Scientific Interest, SSSI),東涌灣海岸劃成「海岸保護區」 (Coastal Permission Area, CPA)、風水林劃成「保育地區」(Conservation Area, CA)、原有的村落和農地則維持現時的用途。

社區農業發展二澳復耕及復育昂坪茶園

  • 二澳復耕發展:近年二澳開始復耕,並有農業生產及相關活動。我們建議在二澳推行「農業示範區」,開拓小型農業鏈,從連結大澳及二澳開始,重新發展本土農業市場。另外,將二澳發展成永久的農業區,着重農業研究,培育本土農業品種。而在休閒方面,建立及推廣休閒農場,其體驗可令更多市民領悟農耕生活的樂趣,同時喚醒都市人對食物的情感。
  • 復育昂坪茶園:我們建議復育昂坪茶園,善用該地理優勢,讓茶葉成為昂坪獨有特產。另外,茶園可以與東涌社區中心或社區組織合作,舉辦青年創業計劃,為青年提供創業及就業機會,使當區青年可從多向發展,避免產業過分單一化。

生態旅遊大澳文化遊

  • 保留大澳文化:我們亦應顧及大澳水鄉人文文化之保留,建議繼續以現行的有限度生態旅遊作主導發展,限制每日進入大澳的車輛及旅客,一來保障大澳居民作息空間,二來避免大澳因過度旅遊開發而失去原有風韻。我們亦建議鼓勵在觀賞海豚活動加入教育及保育元素,立例規範觀豚守則,推動業者以確保活動不會對海豚造成不良影響的前提下發展觀豚旅遊。

政策倡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