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當歷史科考卷成話題,反映我們必須正視問題

考評局於是年dse歷史科考卷的資料題中,提及於1982年的民調中,七成港人希望維持英國殖民地的狀態;其另一資料則是許冠傑《同舟同濟》的歌詞。兩項資料並列,相當耐人尋味。如今主權移交廿載,當年信誓旦旦聲言「盡力地做我本份,定能突破,戰勝黑暗」的香港人,如今正逐漸被中共砸毀得來不易的基礎。前途爭議從不只是歷史而已,懸而未決的問題,何以將之當成逝去之事蓋棺定論?

香港人所擁有的自決權利,不論中英政府皆不欲提起,因大家都清楚,這是一個動搖統治、涉及主權的問題。「會之以發禁者九:憑弱犯寡則眚之;賊賢害民則伐之;暴內陵外則壇之;野荒民散則削之;負固不服則侵之;賊殺其親則正之;放弒其君則殘之;犯令陵政則絕之;外內亂、禽獸行,則滅之。」二千餘年前之戰爭理論,到今日猶可用之;更何況港人從不求戰,只求得安穩生活,唯有民主產生的政權,方有利民之策。三十多年前我們錯失了自行解決前途問題的機會,其一是從未有這概念,其二是中英政府故意剝奪港人於此議題的話語權。要擺脫這困局,首先我們要充分理解,自決權從不是由某政權所賦予,而是生而有之的權利;而自決前,我們因應現今社會之狀況,預先討論並草擬民間政策和方案,不時重新審視,即便港人及後掌政,也能揮灑自如。小至社區,大至整個社會,均有大量議題予我們深入討論,並籌劃解決方案。

而各黨政客以至議員,若能充分利用不同議題所擁有的資料和發言權,與民眾一同開放討論,非只流於「成功爭取」、「繼續跟進」式之服務,則更能事半功倍。從當年只有百分之四的香港市民選擇接受中國統治,至今日維持一國兩制成為主流,中間港人心態的轉變,不只是因為基於現實而順從接受,更是受主流政客大力吹捧、政府近乎洗腦式宣傳教育所影響。觀乎近年政府政策、對於社會上不同意見之態度,到今日仍簡單地以為「特赦」、「和解」便能解決政府與民眾之間囤積已久的矛盾之人,若非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便是重申政府所擁有的特權,變相將其先前一切濫捕打壓之行為賦予正當權力,並且強迫民眾放棄追究前事。即「特赦不是必然,你們獲釋不是因為我方拉錯人,而只是因為我格外開恩而已」。非但無助紓緩困局,更製造了分歧。「和解」不應成為政府剝奪市民追究權力的武器,而迫使政府放權,權力歸予市民,方為一有效的「和解」方案,市民有效制衡政府,以免歷史重現,才是「和解」的價值所在。

周恩來以至中共,一直以來只視香港為牽制英美的戰略要地,非關民族情結、更與所謂「領土完整」無半點關係。「香港中國一家親」的笑話,道了二三十年,笑謔間淹沒了港人自救的逃生門。風雨未歇,視野無以清,廿多年前的歌詞,猶訴說著香港人今日的命運,唯認清港中關係之歷史和本質,多方議政立政,對一切變遷有所準備,才能令這船永不翻轉。近年的民主運動已不拘泥於遊行集會,公民參與的活動、社區網絡,甚至更進一步向海外各國闡明港人主權問題,是聚集更多人投身這場運動的方法。我們總說找不到反守為攻的方法,但其實於攻府而言,閉口不言、撒手不管,才是真正的歸降。

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

民生無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