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被扭曲的冷漠

365日。

過去一年,由「暗角七警」事件開始,政府和警察的確讓我們大開眼界。一個不惜犧牲「公義」去換取和諧表象的政府,加上一個為達目的而罔顧紀律的紀律部隊,使香港上演了一幕又一幕令人難以置信的鬧劇。

然後,我們看見律政司在拖拉足足一年後,作出了一個顯而易見的起訴建議;
然後,我們看見所作起訴的罪名並未包含針對公職人員施行暴力的酷刑罪;
然後,我們看見七警過去一年不單支了全薪,而於定罪前仍可繼續支半薪;
然後,我們看見受害人於同日被起訴襲警及阻差辦公…是傷者在地上以身體向警員鞋底作出攻擊嗎?還是動用七名警員去攻擊一位市民是浪費警力之事?

整件事很荒謬嗎?

「係咁架啦」。

過去一年,被無數次的不公義踩在我們臉上後,我們都彷彿已經看透世事一樣。冷冷一句「係咁架啦」,把自己放於一個「超然」於平凡人的預言家位置,卻令自己對荒謬之事變得麻木,把一切的不合理扭曲至合理化。

七警案拖足一年?係咁架啦。
朱經緯退休享長糧而且不被起訴?係咁架啦。
少女被控以胸部襲警?係咁架啦。
然後,終有一天,「尋釁滋事?被隨街毆打?係咁架啦。」

憤怒和冷靜並非二元對立的概念。在不公義的面前,失去怒火的平靜並不是冷靜,而是冷漠。

“The world will not be destroyed by those who do evil, but by those who watch them without doing anything.”

面對不義之事,請勿變得麻木。
有些棱角,是不可以被磨平的。

消息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