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農業及生態保育政策倡議

香港的農業現況

1960 年代,香港的整體農地面積達一萬公頃,現時只剩下不足四千公頃,棄耕率達 84%。蔬菜生產量方面,1990 年代香港有 30% 本地蔬菜自給率,2010 年代,92% 蔬菜由中國供應,另外還包括由美國、澳洲及臺灣等地入口。現時香港只有約 2 % 本地蔬菜自給率,遠遠不夠應付港人需求。

雖然生豬及活家禽的供應率現時分別為 6.8% 及 59.6%,但隨著農地逐步被更改用途,政府政策繼續以自由市場為原則,糧食的自給率將會每況愈下。

而更甚的是,糧食自給率下降更令市民暴露在食品安全的風險之下。2013 年中國地質調查局的專家在國際地下水論壇發言中表示,中國60% 地下水受嚴重污染。試問由這些污染了的水種出來的菜能無害嗎?

以往我們有元朗絲苗和鶴藪白菜能供給香港人所需,現時則大部份依賴單一國家輸入,食品供應及安全均欠缺保障。一個完善的農業政策能保障香港市民的進食健康,亦能透過活化農地達到自然保育之效。

宏觀點看,香港的農業在可持續性、食品安全及糧食供應方面均出現問題。農地不斷被開發,導致食物往往需要依賴單一進口來源地;如有天災時,依賴單一進口來源地亦使糧食的供應完全沒有保障。

故此,我們認為香港有必要完善自身的農業政策,從本地市民的食品選擇及安全角度出發,改變舊有對農地用途及農產業的觀念,才能推動本地的農產業發展。

政府的農業政策

今年的施政報告,政府就提出本地農業可以增加市民對食物產地的選擇,有助善用土地資源,改善鄉郊環境、衛生及保護生態的好處。

然而,我們認為政府的政策未有從宏觀角度看待土地、自然、生態與人的關係。因此,我們倡議從大自然、鄉郊及城市三方面復興本土農業及推動其可持續發展。

 

我們的農業政策:1)城市的社區農業

設立專業課程,促進農業持續發展

政府應在本地大專設立正規專業的農業課程,吸納外地及本地農業專家,培訓本地人材,以防止農產業青黃不接。我們也可向外國取經,如荷蘭、日本及南韓等地,以便提升農產技術。

加強本地社區教育,提升市民參與

在社區層面,政府要加強在生態及農產業重要性方面的公眾教育,使大眾認識農產業並非夕陽行業,同時提高市民投身農產業的興趣,促進農業的可持續發展。

我們的農業政策:2)鄉郊的農業社區

振興農業,研究農產技術

政府除了要摒棄發展(城市建設)/保育(鄉郊保育)的二元思維,亦要改變視農產業只屬第一產業的心態。從農地種植、農產品的產業鏈管理食品安全的檢測甚至禽畜的防疫,政府都要有完整的法例監管,以便提升市民對農產品的信心及建立零售品牌。

除了政府提出的農業園外,我們認為同時需要開拓農地外的農業可行性,例如魚菜共生及天台耕作。這些方法能提高農地的應用比率,在農地供應不多的情況下有效增加自給率。天台耕作可作為一個吸收熱能,有助散熱的綠化屋頂,降低城市溫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我們的農業政策:3)大自然的農業生態

生態保育,保護農地資源

我們建議保留所有現存郊野公園及綠化地帶,把更多具生態保育價值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政府亦應該謹慎審視每幅「不包括的土地」,確保本地郊野公園系統完整。另外,我們亦認為政府應劃分農業地帶,將現時分散的農地整合,鼓勵出租農地,促進農地農用。

加強執法,遏止人為破壞

政府應加強執法及堵塞法例上的漏洞,檢討並修正影響環境和自然保育的制度。遏止私人土地內的天然棲息地被破壞,以便保護重要的物種及舒緩生物滅絕危機。從生態保育及生物多樣性角度出發,以上措施能確保以往被荒廢的農地得以保留,長遠促進復耕的可能,甚至做到農地復育。

政策倡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