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青政會客室-鄭立 (2/6)

鄭:鄭立 黎:黎耀駿

黎:你如何預測未來的抗爭方式?

鄭:首先,不要想成是抗爭,只是社會運動。社會運動是要make noise,即是令很多人聽到,因此必須要有傳媒配合。其次是要有民主制度,即使讓你成功,直選全勝,但依然有一半是功能組別。先有民主,再談抗爭。

例如荷蘭對西班牙,我會說那是衝突,不是抗爭。當中的重點不在街頭運動,並非衝入去立法會,而是你能否持續為你的群體爭取利益。爭取利益最好的方法是損害別人的利益,當你有能力和別人「攬炒」的時候,對方就會同你談判。舉個例子,如果一個人有一百萬,損失十萬對他是不少的打擊。假如你有辦法令他損失十萬,可能他會願意以五萬換取你不再騷擾。

黎:我認同你之前的說法,當未有一個民主制度,我們做的事情不會有效果。「自損千五,損敵三千」其實是一種成功,但香港人從來都不會這樣想。香港人只想自己分毫不傷,但帶來改變。

鄭:現實證明零代價抗爭已經行不通,這已經不是一種選擇,是注定要被放棄的。你不放棄就會被一併淘汰。香港人要麼繼續不變,靜候死亡,或是作出改變,付出代價抗爭,這樣才有一絲生存機會。

黎:香港人很「錫身」。

鄭:香港人不是「錫身」,是蠢。「錫身」的人應該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但現在香港不斷失去曾經擁有的東西。一條魚咬到魚餌,但上釣了,這不是有著數。香港人就好像這條魚。

黎:香港人是否不願意正視現實?

鄭:對 !事實就是這樣。

黎:如何叫醒他們?

鄭:不用叫醒他們。正如我一直覺得反水貨的手法不對,應該一齊走水貨,頂爛市,你就能阻止他們。你越阻止他們,「走水貨」就越有價值;相反,你令他們不能賺錢,他們就不會再走水貨。又例如,中國的網站有很多盜版,要杜絕盜版並不用控告他們,反而應該到處發佈錯誤的連結,最終想看盜版的人因為不斷嘗試也找不到正確的連結,就會放棄。

大策略不是要阻止事情發生,而是要令事情失控。一個有秩序的狀態只對本身有優勢的人有利;一個混沌的狀態則對所有人公平,換句話說,本身有優勢的人會失去優勢。

伸延閱讀:

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