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青政會客室-鄭立 (3/6)

鄭:鄭立 黎:黎耀駿

黎:現在有非常多政治新聞,每天轟炸,令人漸漸對荒謬麻木。我們可以如何避免?

鄭:已經習慣荒謬的香港人唯一在意的是樓價。樓價一跌,他們就接受不了,因為一生人的勞動成果會一夜蒸發。所以只要外面對香港信心動搖時,他們才會怕,才會行動。因此我們不用跟這班人討論新聞,只要將這些荒謬的新聞帶到外面的世界,在外國華文媒體討論。外國人看到這些新聞會覺得香港變得很差。當外國媒體談論,從外面施加壓力,已經習慣荒謬的香港人也會有反應。

黎:你如何看警民關係?

鄭:八十年代曾經放寬公安條例,但97後又再次立法。公安條例只會引起市民與警察對立,不但增加了警察的工作,同時又令市民覺得警察擾民,令雙方互相敵視,所以最好盡快取消。如果市民不信任警察,會引發很多問題,例如市民拒絕同警察合作,目擊罪案都拒絕出任證人,警察執法的難度會越來越高;同時警察亦可能因工作影響情緒,漸漸仇視市民,最後不論警察,或是香港的治安,都會受到影響。政府當然覺得有公安法例是好事,因為賦予了他們很多權力,即使他們沒有行使的打算。「先立法後決定是否使用」這種思考模式正正是向中國學習。

黎:中國政府有需要時隨時可以立例,很屈機。

雨傘革命後,普遍市民對警察的印象有所改變。你覺得警權是否無限大?

鄭:警權其實有好多限制。問題在於制度正在崩潰,有些原則消失了,無人再守法治精神,亦無人記得它的真正意義。很多警察都有一套想法:「我在執行法律,我在維持法治,所以你要守法」,換句話說,「我用法律整治你,就係法治」,很多人都有這個誤解。他們從來沒有守規則,尊重規則,只是用規則來方便自己。

黎:連執法者都不知道何謂法治精神?

鄭:不要說執法者,連立法者都不知道。你可以問議員們是否知道法治是甚麼,他們未必知道。所以你不能怪責警察,因為連立法者都不懂,你沒有可能要求執法者比立法者更清楚,這是不合理的。其實,可能連特首都不知道,因為質素太低。

伸延閱讀:
青政會客室-鄭立 (1/6) https://goo.gl/jtW8QC
青政會客室-鄭立 (2/6) https://goo.gl/lqokM3

‪#‎青年新政‬ ‪#‎youngspiration‬ ‪#‎青政會客室‬ ‪#‎鄭立‬

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