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青政會客室-鄭立 (4/6)

鄭:鄭立 黎:黎耀駿

黎:以前香港文化就等同獅子山精神,你覺得雨傘革命之後,香港文化最核心是甚麼?

鄭:一個人在香港落地生根,就不會再有第二個故鄉。你沒有其他落腳地,要保護自己的利益,就要和其他香港人站在同一陣線,互相保護大家的利益。你不要以為可以自己一個生存,你要保護自己,就要團結自己人。

黎:團結香港人,是否和身份認同問題有關?

鄭:人們之間一定有利益衝突,你要知道甚麼是大衝突,甚麼是小衝突。「我知道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所以暫時不理會相對不重要的小分歧。」──這就是團結。如果能夠令矛盾縮小,或者令大家願意放棄、不再觸及有矛盾的地方,團結的力量就會變大。

從前獅子山精神,令香港人覺得,只要我肯改變、肯捱,就會有機會。以前可以靠自己,因為英國給香港一個良好的制度,香港人可以靠自己生活得輕鬆愉快;但是現在香港沒有人關照,於是你就要靠自己人,要依靠群體去保護你的利益。全世界都是這樣做,只是香港人不明白,不懂得如何做,不把其他香港人看待為同一個群體。我到外國,看到香港人都是各自生活,沒有互相幫忙關照的意識。2014年後,香港人要學懂香港人幫香港人,因為除了香港人,無人會再幫你。

黎:你覺得新移民的根,是在中國還是在香港?

鄭:他們與可以提供更高收入的地方,聯繫比較強。如果有退路,根就不會在香港,無退路根就必定在香港。如果他們在中國還有很多親戚,有屋、有地、有收入、有發展機會,這樣對他們有利,必定與中國有較強的聯繫。但是如果他們在鄉下無人、無地,他們來到香港根本無路可走,根遲早紮在香港。

對於一個理性的人,利益縛綁會導致身份認同,因為他需要一個身份去保護利益。但
理性的人,不懂得縛綁利益和身份認同。就如文革時期來香港的人,及後回到中國建設,下場慘淡。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社會,他們被淘汰實屬必然。

黎:文化歷史是身份認同的一種嗎?

鄭:利益與文化歷史一定會結合,利益等於價值,感情都是利益的一種,信任亦是。例如講廣東話的人減少,有些人不明白利益會受損,覺得說甚麼語言與賺錢多少沒有關係。與共享相同文化的人做買賣其實比較容易。你懂英文,但你可否成功將產品外銷美國?不能。你懂英文可以與美國人溝通,但不代表你明白他們的文化。而廣東話文化亦一樣,認同廣東話文化的人越多,我的東西賣出去的機會就越大。認同的人越少,市場越小,產品賣不出去,利益就會受損。兩者其實是相關的。

伸延閱讀:

 

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