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青政會客室-鄭立 (5/6)

鄭:鄭立 黎:黎耀駿

黎:香港人不理解自己的優勢在哪裏,認為沒有中國,我們便會死。你有甚麼看法?

鄭:大部分人都是蠢人,全世界都是這樣,香港也不例外。你沒可能令大部分人都明白這些道理。不要把事情說成是一個家庭或者報恩,中國不是我們的父母,港中關係也不是倫理關係,而是利益關係。假如有人令我沒有飯食,即使是父母,我都會反面,何況不是父母?難道母親要殺你,你就站著由她殺?

黎:所以我們要重新認識香港和中國的關係。

鄭:要知道如果兩者利益有衝突時,要犧牲誰,香港或是中國?

黎:要有二擇其一的覺悟。

黎:你將手機遊戲《光輝歲月》的背景設於八十年代。你覺得當時有甚麼是現在已消失、但值得香港人繼承和復興?

鄭:租務管制。我曾在亞視看過一齣關於加租的電視劇。當時有租務管制,業主不能大幅加租。現在買樓放租的回報率非常高,有4-7%,在世界其他地方沒有可能做到,而且租金又影響資產價格,高租金令樓價升高。你在香港有錢買樓收租,錢就容易賺,無需要再做其他事。但這種經濟模式無可能持續,總有爆破的一日。不過香港人總是主觀覺得樓價只升不跌。香港的資產價格現時是紐約的三倍,非常不合理。1997年臨立會決定取消租務管制,導致97前後的經濟有這麼大分別。

黎:你是否支持重新推出租務管制?

鄭:租務管制在今日已經不可行。因為會推跌樓市,很多香港人買樓時向銀行借了高於樓價一倍的錢,資產價格下跌,他們便會變成負資產。由於做按揭供樓那些人已經與高樓價困縛一起,所以他們一定反對任何推跌樓市的政策,包括租務管制。

黎:有無其他辦法可以解決高樓價問題嗎?

鄭:無需要刻意解決,做好準備迎接結果即可。做好區隔,可以減少對自己的影響。

伸延閱讀:

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