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青政會客室-鄭立 (6/6)

系列最後一篇,再一次感激立立子!

鄭:鄭立 黎:黎耀駿

黎:你曾經形容華人社會仲未脱離中世紀,你認為香港是否如此?

鄭:中世紀有很多地方,並非整個歐洲同一模樣。法蘭西、德意志是封建的地方,威尼斯、熱拿亞、尼德蘭則屬城邦。這些全都是中世紀的一部分。傳統的封建社會是農莊生活,人們會耕田;城邦比較先進,生活形態與以往不一樣。生活形態改變,亦會改變人的想法。生活在城邦的人有新的想法,例如威尼斯靠海貿,而非種田、牧羊,所以他們不能理解其他形態的生活方式。

香港與當時的尼德蘭(即今日的荷蘭)很相似:一堆舊生活方式的人擁有政治權力,他們在鄉下讀書、當官,然後到一個語言文化不一樣的地方統治當地的人,只要我做出成績,就可以衣錦還鄉,建設我的鄉下──這是我的人生。他們的生活方式、對世界的想像有別於一般人,所以不理解你;你也接受不了他們,覺得他們所訂立的政策不合用。香港正正如此。他們覺得斬樹好合理,因為最重要是「我在這裏建設,領功,回去。」但香港人覺得我一直住在這裏,我要見到這棟樹,將來我要告訴我的下一代,我小時候見到的那棟樹依然存在。對他而言,香港只是工作的地方,「搵完食就走」,而香港人覺得香港是家。

所謂中世紀,亦代表時代正走向文藝復興,有些地方走得比較快,有些地方比較慢。

*************************************

後記

與鄭夫子一席對談,穿梭古今,論盡港台,其分析之透徹、視點之獨特總是先給人一種達摩東來的錯愕,原來問題可以這樣思考,而一切藏在三言兩語間又使之看似「其實唔難」。青年新政一直努力為香港的困局尋求答案,相反經常強調自己只是講邏輯的普通人的鄭夫子不喜歡直接拋出答案,而是為問題提供新角度,給香港人一起思考現時的不足和將來的出路。

過去的獅子山精神標榜自食其力,香港今日兵臨城下,普通人更應該放下對英雄與名人的依賴,了解自己的優勢,並努力學習以前所缺乏的視野和不同範疇的能力,重新凝聚命運與共的社群,互補不足,親手創造下一個光輝歲月。

伸延閱讀:

傳媒報導